聊城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墨香蛊梦奇缘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3:09:45 编辑:笔名

民政局办公大楼里,一个调解员在为一男一女办离婚手续。  女的看上去很焦急,不停的看表,不停地看窗外。男的有一搭没一搭的小声的说话:“其实,这不是你的错”。  “说这有用吗?”女的说。女的心不在焉,边说话边整理身上警服。  “你别这样,对不起!”男的说。  “没有谁对不起谁,就这样。”这时手续刚办好,女的飞快接过离婚证,塞进包里,快步离开。  女的走出老远,那男的还在喊:“儿子我送去他奶奶家,不许你去看他。”  女的叫兰萍,是某市交警队普通民警,她的次婚姻就这样结束了,她还来不及哭,也来不及想说点什么。湖南长沙铜官窑再次发掘的文物会展交通执勤任务时间快到了,她急着去换岗。    沐杨从宾馆出来,茫然地看了一下四周。  这次回国,沐杨没有确切的目的,甚至可以说沐杨是被一种感觉驱使着回到了中国。倒是宾馆服务员介绍的湖南长沙铜官窑文物会展激发了他的兴趣,不过,他不打算去冲人浪,想等两天参观的人少一点再去。  沐杨现在要去民政局,去查当年自己被抱养的资料。沐杨身上有两块红斑,分别在肩胛的前后。这两块红斑非常奇特,像是胎记,隐隐约约的,到了沐杨十二岁起才逐渐开始明显,而且都呈一模一样的三角形,颜色也一样呈暗红色。如果说这像点什么的话,倒是非常像被什么穿透肩胛后留下的伤口。尤其令人不安的是,这两块红斑每隔一定的周期就产生疼痛,并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加剧。为此,养父母詹姆斯夫妇带着沐杨几乎走遍了美国每一家医院,而得到的结果都是:对不起,我们帮不了你。在疼痛和恐惧中折磨了近二十年的沐杨决定回到中国,他有一种感觉,中国,一定有他要找的答案。  沐杨在外交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来到民政局。就在上楼的时候,有一个年轻的女警官快步迎面走来。这是一个非常熟悉的面孔,沐杨本能地刚要打招呼,可转念一想,自己在中国根本没有朋友。沐杨被这种奇怪的感觉惊呆了,木然的忘记了闪避。  “对不起”,兰萍的右手刚从包里抽出来,急促的在额前象征性地抬了一下以示歉意,匆匆转身走了。被撞个满怀的沐杨并没有从撞击中缓过神来,外交部工作人员轻轻地咳了一下,打断了沐杨的还在憧憬的奇怪镜像。沐杨扶了扶眼镜,这才恢复了常态。  “我一定见过的,她的面孔是那样的清晰,尤其是她的眼睛……熟悉的让人心悸,我一定见过的。可是,是在哪里见过的呢?”沐杨心有不甘的在大脑里飞速扫描自己的每一寸记忆。    文物会展场馆门前车流、人流如潮。红绿灯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因为上次绿灯通行的车还没有通过就被前面的车给堵住了,那么另外一个方向的车辆也无路可行,如此反复,各条路口的车流像几条在地上蠕动而又相互盘结的长龙。大街上不断响起浮躁的喇叭声和发动机的轰鸣几乎掩盖了兰萍口中的指挥哨发出的哨声。兰萍和她的几个同事使出了浑身解数,时而跑前跑后,时而驻足立定,直行、停、左转、右转……,挥动的手臂和口中的指挥哨相互配合,不断重复着相同的动作。能得到直行手势的驾驶员心情是愉快的,有几辆车从兰萍身边缓缓驶过,有个曾被兰萍处罚过的年轻的哥伸出头来向这位女交警点头致敬,眼睛里完全没有平时的抵触和调侃。不过,兰萍可没闲工夫去接受他的敬礼,留给他一个被汗渍浸湿的背影。  “是他”,兰萍正在跑动的脚步缓了一下,“是的,是他”,一辆黑色奥迪出现在她的视线里,这个几个小时前还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兰萍眨了一下眼睛,抖落粘在睫毛上的汗珠,继续她没有丝毫走样的动作。  那个男人面无表情,似乎全神贯注在驾驶着车辆,高傲的头颅从她挥动的手臂下钻过。    “很抱歉,沐杨博士,我所知道情况就是这些,估计对你的健康起不到任何作用”,一个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正和沐杨谈着关于他身世的事情。  “哦!不要这样说,我已经很感激你们为我所做的一切”沐杨操着生硬的普通话说:“坦率地说,对于我身上的疾病,我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我只是希望,我的父母还活着,我能找到他们,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沐杨博士,你也不要太失望,我已经联系到一个退休职工,也就是当年处理你抱养事宜的工作人员,”那个工作人员说:“他应该很快就到,啊!你看,老张他来了。”  一个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人走了进来,寒暄过后,谈话重新开始。  “你就是沐杨博士吧?你的情况小王都和我说过了,说真的,这些年来,我一直盼望着,当年的那个孩子能回来,我能把他母亲临终前的话转告给他,也算了却了我一桩心愿。”这个叫老张的人说完话,和沐杨握着的手一松开,就重重地坐在沙发上,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仿佛卸下了一个背负了多年的沉重的包袱。  “张先生,你……你见过我的母亲,”沐杨有些激动,让本来就不流利的普通话更加生硬了。  “坐下说,沐杨博士,要说的话很多”。老张喝了一口茶水,把那些尘封了多年的记忆重新整理了一遍,一脸凝重地看着沐杨,说:“那是1976年,初春的样子吧。我接到群众的反映,说有个妇女带着个孩子昏迷在博物馆门口。那个特殊时期,很多工作瘫痪了,也联系不到其他同事,就一个人去了”。  沐杨的下巴微微有些颤抖,双手紧紧地握住茶杯,手指因为用力过度,显得有些发白。  “送到医院,人就快不行了,是冻的,本来体质也差,她把衣服都裹在了你身上。当时,医院能做的,也就是碗热糖水”,老张显得很无奈。  沐杨的眼泪,已经从眼镜的背后大滴大滴的滑落,可他使劲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生怕打断老张的话,从而遗漏了一丝关于母亲的细节。像平时梦到和母亲在一起,刚刚钻入母亲的怀抱,梦就突然醒来一样……。“在你母亲临终前,说过一些话,一部分是关于你的。还有一部分,她想让我转达,可那时候你才几个月大… …”。说到这,老张顿了顿。这时,外交部工作人员拉了拉正全神贯注的小王,示意到外面去抽烟,两个人就出去了。  “你母亲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老张在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很吃力。沐杨明显感觉到老张后面要说的话可能将揭示出什么,控制住了情绪,一脸专注。  “她在弥留之际,仿佛在念一首古诗词,”老张说。  “古诗词?是什么?”沐杨问,这让沐杨多少有些出乎意料。  “这首诗当时我没有记太清楚,后来很多杂志上出现得多了,我才弄清楚这首诗的全文,今天知道你要来,我就把这首诗带来了”。说完,老张从兜里掏出一张发黄的信笺递给沐杨。  沐杨接了过来,信笺上是一首律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这……是什么意思啊?”沐杨很不解。  “一开始,我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到后来,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这是1974年铜官窑出土的一件文物上刻着的诗词,可当时这些资料都是保密的,并没有向外界透露过相关的任何内容。你母亲,一个乡下来的弱女子,还带着孩子,她是怎么知道的呢?到了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事情可能并不简单。”老张也是满脸的迷惑。  “那我的父亲,他当时在哪里?”沐杨问。  “你母亲刚到医院的时候,神智还很清醒,我想通知她的亲人,就问她:你爱人呢?他在哪?她说:没了。我又问:那家里还有什么人啊?她看了看你,就不说话了。”老张叹了口气:“我就明白了,除了你,家里就没有其他亲人了。”  “那……,”沐杨的眼神充满期待和迷惑。  “后来,她托我把她说的话一定要转告你。”老张说:“可能是神智有些混乱,说的话我一句也不理解,但具体说什么有几句我还是听得很清楚的。”  “我的母亲,对我说了什么?”沐杨的神经绷得很紧,只是在努力控制着自己。  “大概是这么一段话:等等我,你一定要等我;那个...摔碎它,就都解脱了,我就放心了。是的,就是这几句话,”老张边说边回忆,很肯定的说。  两个人都沉默了,办公室出现一阵让人窒息的安静。片刻,老张才从让自己费解了几十年的回忆中解脱出来。老张接着说:“那个时侯,我也朝不保夕,红卫兵天天来拉我上学习班。你母亲,由医院负责处理后事,安置你的事我正为难,恰巧,在湖南大学讲学的詹姆斯教授迫于政治压力正要回国,就把你领养带到了美国”。  “是的,后来的事我的养父有跟我说过,”沐杨已经泣不成声:“我……感谢……你们太好了,你们……救了我!”。  “唉!这不都是应该做的嘛。哦!对了,领养档案里有你母亲的照片。看我这记性。”老张说,“当时,那个詹姆斯教授,也就是你的养父,走得很匆忙,你母亲的一些遗物都留在了医院里。后来我想以后兴许用得上,又去医院里收了回来存了档。”  “照片?在哪里?张先生,你一定要找到,我还不知道,我的母亲是什么样子,我天天梦见她,可我不知道她的样子。”沐杨这时候,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放开声哭了出来。  一直回避在外面的外交部工作人员和小王听到哭声,立即走了进来。  “小王,你去请示一下领导,我们马上去档案室把文革期间76年的档案给找找,看还能不能找到沐杨博士当年的领养资料。”老张虽然已经退休,但使唤小王这些小年轻还是蛮有底气的。    兰萍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在人流里,同事们有的被丈夫接走了,有的善意的要送她回家,可她拒绝了。她不知道要怎么和同事解释,那个家,她已经回不去了。她需要一个人走走。   下班了,文物会展场馆门口已经不再喧嚣,取代的是一种繁华结束后的落寞,用来烘托隆重和热闹的拱形充气球没有了气泵,瘪瘪的倒在门外,随着风无力的摆动,满地的纸片还没有来得及打扫,整个世界似乎一片狼藉。  一张宣传画飘落在兰萍跟前,兰萍停住脚步,偏着头看了一眼,嘴角不易觉察地浮起一丝母性的微笑,缓缓弯下腰拾取。上面印着一个粗糙的陶罐,陶罐上的纹理自然而流畅,古朴却又鲜活。陶罐的中央刻着几行诗词,是兰萍喜爱的篆体,她饶有兴趣地默念着:“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兰萍的思绪随着诗句,仿佛回到久远的古代,脑海浮现出一个美丽的古装少女,清眸流盼、含情凝睇,显得楚楚动人,嘴角微微撅起,又透露着倔犟。端坐竹篱下,手扶绿云垂,芊芊玉指拨得流水淙淙,琴音缭绕处春意盎然,如水秋波的眼里有一个挥舞着宝剑的男子,白衣联袂、如风似影,额前的一缕白发渲染了满脸的沧桑。“不对呀”。兰萍从遐思中回过神来,“怎么可能啊!难道是忘年恋?一个妙龄少女怎么会爱上一个……”。再细品诗意,不觉恍然一悟。于是,思绪再次进入诗的意境——一个魁梧伟岸的身躯跃马扬鞭,战马嘶鸣,绝尘而去。琴声不再曼妙,淙淙流水转瞬变得哀怨万千,“噶”,心乱如麻的手指放飞了一个兀突的音符,随即琴声戛然而止,泪如雨下,流过少女的面颊。路的那头,于曲径通幽处,马蹄碎柔肠,英雄泪如飞,不是不回首,只怕难斩情愁愁更愁。兰萍难以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想象里出现这么具体详细的画面,好像是一种梦幻中的经历,又觉得是心里深处一种暗藏的情结,又或许是某本小说的情节吧。左思右想没有头绪,无奈的笑了一笑,就无缘由的心痛起来。自己知道并不完全受诗句的感染,解嘲的嘴角拧了一拧,还没来得及调整好情绪,居然就毫不自觉地哭了起来。也顾不得路人驻足侧目,一边哭一边在人群中穿梭。  沐杨在小王的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有点像热锅上的蚂蚁。倒是那个外交部工作人员很理解沐杨此时的心情,默默地站在门口等着老张他们。到了下午7点左右,老张和小王终于回来了:“找到了找到了”。老张小王显得很兴奋,快步走来。  还没接过照片,沐杨的眼睛就已经湿润了。那是一张泛黄的黑白老照片,照片上印着一个民族装扮的女人,年龄大概有二十五岁。  沐杨默默地端详着照片,用手摩挲着相片上那张美丽端庄而慈爱的脸,尤其那眼睛里有少女般的天真和浓浓母性的爱怜。嘴角微微上翘,看上去有些顽皮和倔犟。沐杨被陶醉了,显得很平静,像在啼哭的婴儿突然回到母亲怀里,脸上一片安详。  突然,沐杨发疯似的大声喊了起来:“怎么会?”脸上居然被迷惑的表情替代了伤感,“怎么会这样?这太不可思议了。”沐杨非常惊讶的发现什么。  沐杨的反常吓了大家一跳,害怕沐杨是受到了强烈的刺激,急忙过来喊着沐杨的名字:“沐杨博士,沐杨博士你没事吧?”  “这不可能老张,这怎么会是这样?”沐杨看着周围每一个人关注的目光,依旧有些惊慌失措。   “我见过她的”,沐杨指着手里的照片激动地大声说:“我今天还见过她。”  老张心里一沉,“你冷静点,沐杨博士。”老张说,“你坐下来慢慢说。”  沐杨此时平静了一下心情,但并没有坐下来,“老张,我没事,谢谢你。”说完,他把照片递给外交部的那个工作人员,“你见过的,是吧?小刘,你也见过的”。 共 35489 字 8 页 首页1234...8下一页尾页

精囊炎影响精子质量不利生育
昆明治癫痫的研究院
云南女性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