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渔路 第二章 漠中有城

发布时间:2020-02-15 19:27:20 编辑:笔名

渔路 第二章 漠中有城

过了为炎热的中午,但天气依旧是烦人的干燥,这或许就是沙漠里让人生厌的地方。

虽说整个人已经在之前的路途中耗费了大部分体力,但这时候的余肖还是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因为漠中的天气总是多变,常而静悄悄的

,静寂时的沙漠有一种苍凉之美,美得让人窒息。

然而,暴风肆虐的大漠,却是另一种景象,狂风大作,飞沙走石,那气势仿佛要把整个自然界消灭在它的淫威之下。

随着余肖的脚步,不停的在前进的还有时间,随着脚印一串串的拉长再一串串的埋于砂砾,整个沙漠也逐渐的笼罩在夕阳余晖之下。

而此时,一座与沙漠应景的金黄色城池也呈现在余肖面前,在荒凉的沙漠之中,它似乎在无声的展现自己的雄伟。

城池沐浴在夕阳下,沙土所砌的城墙铺着一层金黄,与城墙本来的颜色相近却而相衬,有几分道不出的凄美,多了几丝苍凉。

临近城门,余肖随意打量着这一小段城墙,依稀的还能看得出一点笔墨痕迹和斑驳纹路,像是笔画,像是符篆。但因为长年的风沙侵蚀,使得它已经褪掉好几层墙皮,也失去了原本五彩斑斓的颜色,只有残存的黯淡。

行至城门,只见上方略微随意的刻写着‘漠城’两个字,这两字大小不一还歪歪扭扭,不过干燥的环境下使得余肖没了去吐槽这鬼画符的心思。

在这片茫茫无际的沙海里,眼前的漠城是这里的一座城池,是一个没有国家隶属的‘自由之城’,也不同于任何一个国家的生存制度,这里崇奉‘适者生存,强者为尊’为信条,因此在里面生活的许多都是雄踞一方的土匪头子、飞贼大盗,或是退隐江湖的各个领域的翘首人物,可以说是一个贼群匪类帮派门徒聚集的‘天堂’,龙蛇混杂这个词是对漠城的形容。

但也和其他城池一样,漠城里也有街市和摊贩,不同的是,这里并没有传彻街头巷尾的叫卖声,没有繁华的景象,每间铺子里卖的尽是平日里见不得人的赃物,可这些东西到了漠城就成了自然不过的‘商品’。

虽说专门贩卖来历不明的赃物的地方并不算少,但都是些看着不起眼的小店面,这些地方被统称为黑市,而漠城则可以说是规模的黑市,因为整个城子都在干这个行当,在城门外吹的是金沙,城里洒下的却尽是金钱。

撇开黑市一说,漠城却是一条地势的商运通道,因为这片沙漠的东西南北都衔接着国家,从这里穿行过去不但缩短了行路的距离,半途还可以增添物资,因此而觊觎这座城池的国家并不少,不过却没有一方敢挑战它的威严。常人心中,漠城是极凶之地,江湖眼里,这里就是天下城,任何一国都不敢轻言拿下这座城池,多年来依旧矗立,不是因为徒生名气,而是多次交战过后的声望堆叠。

“百里孤城漠中守,风起黄沙满地金。”

能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造出这番宏伟,就算他个是恶人,也是个伟大的恶人,余肖打心底里佩服这些先贤。

漠城的入口是一堵没有经过刻意打磨抛光的大木门,半掩着的,像是在欢迎每一位到访的人,实际上是在挑战着来人的胆量。余肖轻轻一推就抖落了附在门上的一层土灰,而且都尽数的落在自己头顶上。

“这迎接的方式还真是特别。”用拍落灰尘的时间,余肖停住脚步打量着眼前。

因为地势原因和仅有条件,漠城的房子都是黄土和石块砌成的,一片破败的景象之中却格外的显得苍凉与悲壮。

在余肖看来,‘当头乱世,应运而生’这八个字就足以概括漠城,这种正邪势力外的第三方迟早要被人吞掉,现在的存活只不过因为其他势力被分割成几帮几派几国,只要联合几方难道还拿不下一座小城?

两排对立的土楼子里,笔直的街道显得异常空旷,偶尔一阵风过来就能在房墙上刮下一层细沙,在漫漫风沙中只能依稀的看清前面景象。

“漠城几时变得这么冷清了?”整眼望过去连一个人影都没看到,余肖不禁发起了牢骚。

带着疑问,继续往漠城深处前行,不过虽然情绪有点着急但脚步也并没有放得太快,生怕会漏掉一丝线索。

因为土楼子容易倒,撑不起重物,下雨的时候时不时还会给刷下一层泥浆,所以漠城的每间房子都没有装上门,替代门的是一张轻纱帘帐,帐子放下来的时候就说明屋子里的主人不在家,令余肖感到疑惑的是一路走过去都没有掀帘的房子,难道这几年有哪个国家出兵剿匪了?

怀着纳闷,几乎是走了半个漠城,一个掀起帘帐的土房子才收入眼底,一个大大的‘食’字旗在这间房子门前随风飘着,余肖不禁是加快脚步靠了上去。

或许也是听到了余肖的脚步,还没走到门口,房子里就探出一个头来,对方一张睡意朦胧的脸庞着实把余肖吓了一跳。

“哟?生脸,外来的吧。”见到客人,店老板一扫刚才的慵懒,很热情的和余肖打起招呼,脸上也瞬间堆满了笑容。

店老板看着五十出头,身材有些略显消瘦,千万根发丝中黑白参差不齐,随着笑眉悄然出现的皱纹使得这个人显得十分和蔼。

“要点什么?酒是陈年的,肉是新鲜的。”店老板一边说话一边是踮着脚看向余肖身后,确认余肖是一个人后,店老板又忍不住好奇问道:“小哥这是一个人来的?要知道进漠城不单是要有胆,还得有本事,这里的人脾性都不好,稍有不对眼的就能打起来,不会个三两招可就得爬着出去,甚至是要永远躺在这里。”

“我就是个普通的过路人,渴了就想来这讨口水喝,不会多呆。”余肖笑着答道。

“沙漠这天气确实这样,一会就能把人给晒干了,你要赶路的话我等会给你装一囊。”店老板示意余肖随便坐,然后又给他满了一杯茶。

“小兄弟要吃饭?”

“随便炒些素菜吧。”余肖说道,本是打算让掌柜给弄几个不值钱的东西,毕竟手头不宽裕,但没想到对方却是露出了难色。

“看来小哥的确是不了解漠城啊,在这里蔬菜是稀罕东西,沙漠你要说吃肉还能养些牲畜,但你要吃青菜是种不出来,我还得找时间去沙漠之外给运回来,这样一来价格就得翻上好几倍,而且还是供不应求,所以早就是卖完了。”说完话,店老板的表情还带着歉意。

“是我糊涂了,在沙漠确实很难看得到带绿的东西,那就麻烦掌柜简单点给我弄几个小菜吧。”余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在这地方人都可以被晒蔫更别说青菜了。

“那请小哥稍等会。”

听着店老板在厨房里忙碌,余肖闲着无事的站起来走动,随意的打量内内外外。

“老板,你这店子似乎有点冷清啊?”从进来到现在就只有他们这两人,漠城的酒楼并不多,按理说应该是人满为患才对。

店老板从厨房了伸出半个头,回答道:“这几天漠城开了个拍卖会,这个点刚好是城里拍卖会开始的时间,有事没事的都跑那凑热闹去了,毕竟这里的大多数人可不都像我这样,每天守着一个摊子就满足了。”

“原来如此。”余肖恍然大悟的点头。余肖明白店老板的话,也知道为什么漠城会变得万人空巷了。

漠城的拍卖会算是比较的,但参加的人同样也是出奇的龙蛇混杂。有人想花钱买些不凡的、有人是倒卖刚夺到的稀奇东西的、也有人是打着心眼调查事情的、也有的人是想看不花钱的热闹...

尽管能上拍卖会的物品都是些来历稀奇百怪而且会拉引仇敌的东西,但也绝不会有人敢在拍卖的半途出售捣乱,因为有着不少的漠城高手在拍卖会上坐阵,这也是漠城如此作为却能存在这么多年的原因,相当于就是漠城提供给你销赃途径,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不过所需的代价也是高昂的,拍卖成功之后,所得的利益要被拿走很多分红。

“对了,我想问一下,漠城里有当铺吗?”余肖又冲着店老板那边问道,打算一会去卖掉些东西去换一匹坐骑,不然用双脚来丈量这沙漠的长度...似乎是异想天开了。

“当铺?”掌柜从厨房里探出一个头,皱眉作思考状,“这里的都是卖东西的,收东西的好像没见有。”

“好像有一个!”就当余肖准备叹气的时候,掌柜忽然想起什么。

“城里倒是有一个人,仗着自己有点本事,手底下还领着一群小喽啰,就在这成了一小恶霸,老是逼着其他人把铺子里东西低价卖给自己然后又带回自家店里高价出售,不知道这算不算当铺?”

余肖皱了皱眉,说道:“虽然方法有些恶劣,但性质倒是和当铺差不多,就是不知道价格能低到哪种程度。”

“我敢保证会让你失望,劝你还是别去了。”说完,掌柜摇着头又缩回了厨房。

“那你们城主不管这事?”

厨房里忙碌的动静稍微顿了一下,穿插着掌柜的声音:“漠城这地方的名声可一直都是这样,得亏他们还明白自己也需要吃喝拉撒,而漠城又仅仅只有几间酒楼,否则我这里早被砸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