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一拳战帝第五十五章时空下的传说

发布时间:2020-01-22 02:47:51 编辑:笔名

一拳战帝 第五十五章 时空下的传说

隐秘而又灵气充裕的大厅之中,骤然一阵重拳,大厅一侧的墙壁就被震塌,倏忽的一道人影就走了出来。

等到烟尘散去大半,显露出了这人的样貌。

他竟然就是王蓦。

王蓦拍动着呛鼻的粉尘,有些郁闷的说道:“这什么锁灵室是有多久没住人了,灰尘这么多。”

但当王蓦看到这个大厅的时候,他的神情突然一滞,凭着他刚才快速记忆下的一堆东西,赫然表明这个鬼地方就是这锁灵室的核心地带,“好像是叫做什么主灵室还是移灵室的样子。”

内里倒是挺宽阔的,四面的墙壁都有些奇异,看着颇为的晶莹,边角处则有着些许的石制家具,而大厅正中则是有着一座类似凉亭的地方。

王蓦转悠了一圈,随即靠近凉亭,但居于核心位置的石桌上却是什么事物都没有,颇觉无聊的他顿时找了个地方晃悠着。

而在另一处,四处搜寻宝物的梁穆初突然觉得眼前一晃,就有一道光亮的身影漂浮在他身前,赫然是个人形的模样。

梁穆初顿时惊慌失措,还以为是锁灵室主人来了的他,脚步瞬间剧烈的颤抖着。

但看那个光亮身影却是瞬间漂移了数段距离,然后就朝着某个方向走去,仿佛没看到他一样,又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梁穆初心生疑窦,便稍微安定了下心神,就跟了过去。

颇为缭绕的转了数转,那道光亮身影便倏忽的卧倒在地,仿佛昏沉的睡去。

但紧随过来的梁穆初却看到了那洒落满地的奇珍异宝,便就在这道光亮身影的身躯稍远的前方。

他伸出手掌摸了摸一地的宝物,看到那道光亮身影没有丝毫动作,他旋即跪倒在地,伏在地上连连叩拜了数下,嘴中则念念有词的说道:“散宝天师在上,小辈梁穆初感念赠宝之恩,日后必定日夜叩拜天师,感谢恩德!”

似乎是闻得了他的祷告,那道光亮身影缓缓一动,身躯便侧翻了过来,似乎是示意他随意拿取。

自认天师显灵的梁穆初瞬间涨红了脸,贪婪之欲即刻暴涨但又因为要叩谢天师而显得束手束脚,这副模样倒是有些许滑稽。

等到他收取了散落在地上的大量宝物的时候,怀揣着满兜的事物,他再次双手合十,念念有词的说道:“天师仁德,小辈永生不忘。”

念叨完,他即刻就揣着一堆的东西跑了出去。

王蓦躺在地上悠悠的睡醒,骤然就有人走了进来,此人赫然是那行速快的张晨阳,他走的几乎就是直线,直接以快的线路走到了这个偌大的主灵室中。

但意外的是,他一进来就被这灵室所吸引了全部的目光,沿着王蓦破坏掉的地方进来,却是没发现就睡在墙脚的王蓦。

张晨阳即刻的扫视了大厅一眼,瞬时就定睛在了凉亭内部,他脚步疾奔的踏到了那园桌附近,却是什么都没发现,“奇怪,这里怎么会没有蕴练之宝,难道是被人拿走了?”

蓦然,在他背后有一道声音响起。

“你早啊,没想到你也来得这么早。”

张晨阳即刻转身,却是发现了摆动手掌打着招呼的王蓦,发现是他后,他脸色一寂,便淡淡的说道:“原来是你啊,你来得也挺快的啊。”

话语中总让人觉得有股说不出的傲然,王蓦隐隐有这种感觉,但也没想太明白,索性就不去想了。

而张晨阳的眼光却是骤然一变,他凝望着他进来的那处巨大裂缝,震惊的想道:“难道这就是那传闻中的存在所遗留下来的。”

他手脚顿觉有些冰冷,他开始还没察觉,但越想却是越恐怖,为什么书册会散乱在地上,灵相兽如此珍宝竟然有人会想也不想的轰死,锁灵室的铁壁素来以坚固著称却有人能砸碎...

如此种种,除了那位横空出世的绝顶强者外就别无人选了。

“喂,你怎么了啊?”王蓦看着张晨阳陷入呆滞傻傻的没了血色,便就出言叫醒道。

“哦,我没事,没事。”

张晨阳脸色不好的应道,那隐藏着的傲然之气也倏忽的变得颇为消沉。

气氛顿时就显得有些沉闷。

没过多久,就又有人进入了大厅之中。

但人还未到,那股动荡不已的浩然气势就已扑面而来,张晨阳突然惊醒望着这股力量的喷涌,有些皱眉的说道:“天人?”

砰的一声,涤荡开无数的碎屑粉尘,杨数的持戟身影就迈进了大厅,围绕在他身周数之不清的线条气劲穿梭崩回,两人望去甚至能看到他的背后双臂大戟上都有着如火焰般的异态气形,熊熊的灼烧着空气中弥漫的灵气。

微红的光芒覆盖在他的皮肤附近,就好似身体开裂的丝丝鲜血,殷红无比,颇有种不稳定的感觉。

杨数举动大戟,缓步朝着两人走来,昂然一笑的说道:“哦,我还以为你多厉害,没想到到现在也成就不了天人,还差得远呢。”

“哼,哼哼,哼哼哼。”

蓦然的,张晨阳确是哼哼的笑了起来,那强横的自信又是瞬间的回来了,他嗤之以鼻的说道:“无知的家伙,天人代表着底蕴的极限,一旦凝聚成功便说明无论如何都得修炼内气,拓宽修为天限,再无凝练底蕴资格了。而当天人积蓄的力量愈强大成就战师的战力也愈发恐怖,你如此轻易就凝聚,除了无知便就是愚笨,竟然还夸耀似的四处宣扬炫耀,真是愚笨之极。”

此话一出,杨数的脸色瞬间一黑,他确实是不知道天人还有这个缺陷,恼羞成怒的他旋即挥动大戟,开荡出数之不尽强韧气劲。

那凶狠凌厉的样子便就要将张晨阳即刻斩于戟下。

王蓦生生的后退了数步,就站在一旁观望,反正两人的战斗目标都不是他。

张晨阳则是冷哼一声,也有开战的念头,他的身体仿若散开一样瞬间就幻化出三道人影消失在原地,然后即刻的聚身在杨数背后,聚合手掌猛然就要劈出一掌。

但天人的杨数何其强大,旋转如狂风般挥洒出无数的散乱劲气,有如机关枪般咻咻的洞穿了凉亭的数根柱子。

张晨阳倚身躲避,疾步后退,可他的手指轻捻,突然,一滴水滴就凝聚在了他的指尖,轻轻一弹就如凝实的石子般弹射出去。

看似无物的水滴,杨数也没多加注意,但蓦然,他仿佛就被巨大的力量轰击,沉重到可怕的强大力道瞬时震散了他的全身气劲,将他的身体连带着飞撞到了墙壁上,留下浅浅的印痕,就滑落在了地上。

他剧烈的咳嗽一声,就见吐出了一口血,内脏和肋骨都不知道被震伤震断了多少。

他气力全无的咳嗽着,眼神依旧凌厉的说道:“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藏住了那么厉害的修为,那么多人我独独看漏了你。”

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山东省交通医院
北京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天津专业治白癫风医院
南京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