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荒原爱过方知痛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08:10 编辑:笔名

(一)  料峭的寒,生生地打痛了箜的脸,狠狠地切断了箜漫无边际的思念,静悄悄的夜里,所剩下的只有叹息和黑暗,黑暗下的箜努力地眨了许久的眼,却依旧看不清楚墙壁上的那一抹紫罗兰。  夜,静悄悄的,人未眠!箜将散落在床头的手机把玩了半天,却依旧迟迟不肯按下绿色的键。  是他,是他,果真是那个在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一天和自己好朋友走到一起的他,也许自己早已经该把他忘记的,可是……  可是偏偏在今日今时今地,自己的心里再次开始了不由自主的震颤。  明明很想听到他的声音,理智却又把控了自己的身躯:不可以、不可以在这个时候沦陷。  手机开了合,合了开,箜的手指都有些发酸,可是手机的那一端却依旧还是不依不饶地坚持着自我的决断。  “莫非是他知道自己会再度的沦陷,莫非他真的有心和自己再续前缘”,箜自言自语的声音在偌大的房间中显得是那么的空洞,但无法掩饰的激动却再一次成为了书写那些悲伤的证明!  “箜,嫁给我吧!”电话的那一端,是缠绵后的暧昧,倘若放在以前,箜定然会从床上跳下来,在午夜的房间中翩翩舞动,但此时此刻,她已经觉察到自己再也不是以前的“箜”,只是他还不懂!  “对不起,我想我……”箜不知道该怎样向他描摹自己此刻的心境,只是期望他能像以前那样说出“我懂!”  “我只爱你一个人的,老婆!”,电话的一端,他似乎竭力地想要勾起箜对往日的回忆,想借此来拉近彼此的距离,虽然面临了长久的分离,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手中依旧握有一把足以操控她的利器!  “爱,爱么?什么叫爱?”箜怎么也想不明白,口口声声说爱着自己的他,怎么会在自己需要他的时候,怀里抱着别的女人,而那个女人竟然还是她,一个和自己曾几何时朝夕相处的朋友!  见到他们相偎相依的时候,箜真的被抽空了,箜忘记是怎么转身离开的,可笑的是,她竟然忘记了要求他们给自己一个解释!  偏偏不巧的是,她又再度寻来追问:“箜,你是否觉得自己该全身而退?”  箜想过去抽那个女人一耳光,箜也想过要把那个耳光抽的震天响,可是终箜却什么都没有做。  “为什么?这不是你的性格?”若干天后,好友得知此事曾问过自己,自己只是苦笑,却怎么也给不出答案!  没有人知道他在“东窗事发”后的一刻,恶狠狠地告诉箜:“我和你没有了可能!”  箜只记得自己的身子晃了晃,想要跌倒,可是他扶住了她,一句话竟是:“只要她愿意,我就会娶她!”  箜彻底的跌坐在了地上,却发现自己再也无法捡起那散落了一地的忧伤,箜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儿仓皇而逃,而此刻他竟然在这个不恰当的时候选择了向自己求婚,箜觉得自己的心在一点点的沉沦。  “傻丫头,你答应我好么,我求你!”再听到他那一句充满柔情的“傻丫头”那一刻,箜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她本以为自己可以选择孑然转身的,可没想到所有的骄傲在那一声“傻丫头”后变得支离破碎。  “也许我不想结婚!”箜怔怔地拿着电话,不知道该怎样去向他描述自己的伤痛,只能拿着一个连自己也不会相信的理由去搪塞彼此!  “我的傻丫头乖了,不是么?”他依旧还是他,那个能在一秒钟就切中自己要害的他,箜忽然觉得害怕!一时间竟然语塞在那里,不知道该怎样表达?  长久的沉默,使得箜的泪珠有些留下的冲动,箜迅速地挂断了电话,冲进洗手间,却发现自己早已是泪眼婆娑。  箜静静地望着镜子中那个虽不美丽,却清纯无比的女孩,她对于自己而言,是那么的陌生而又熟悉,曾几,那个鲜活灵动的自己,今日缘何成了这般憔悴模样?  如若没有那一日的相遇,而今的一切是不是该有个别样的结局?那剧中的他和自己,是不是还会这样笃定地演绎着一场繁华都市中苍白如纸的一幕惨淡狗血剧。  犹记得那日,犹记得那时,犹记得那地,犹记得那人,犹记得当日那一场毫无征兆的相遇,一切的一切依稀在梦里,在梦里。箜似乎还能依稀听到那甄妮、罗文的唯美二重唱:  女:依稀往梦似曾见  心内波澜现  男:抛开世事断愁怨  合:相伴到天边  男:逐草四方沙漠苍茫  女:冷风吹天苍苍  男:哪惧雪霜扑面  女:藤树相连  男:射雕引弓塞外奔驰  女:猛风沙野茫茫  男:笑傲此生无厌倦  女:藤树两缠绵  男:天苍苍野茫茫  女:应知爱意似流水  男:万般变幻  女:斩不断理还乱  合:身经百劫也在心间  恩义两难断  ………  在那唯美的歌声中,她似乎听到一个声音在冥冥之中告诉自己:你们可以有三世来相逢,过了那三世,你变还是箜,而他不过还是一个“笙”…….  三世,好长的三世,漫漫人生路,寂寥有几重,自己会不会亦如今日这般,和他相见,便冥冥之中在心底镌刻下了密密麻麻的痛!  三世,好短的三世,白云苍狗间,故事已过半,自己会不会还未曾寻觅到他,便已睁开了眼,看到了那两片薄薄的红唇绽放在“笙”的衣领之间,可悲的是,那唇和自己无关,若然这样,三世情缘,要它何干?  (二)  梦中她不是那个单纯的亦如白纸的司徒箜,而他也不是那个令他心动的欧阳笙,是以,他们可以有着太多太多的机缘巧合来相遇相逢,来爱的发疯。  都说每个美丽的女子都会有一个别样的公主梦,箜自然也有着诸如此类的憧憬,是以,在那一场华丽丽的清梦中,她给了自己一个身世显赫的唐朝公主身份,以此希冀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去填充一个属于自己的唯美梦境。  在那个梦里,她是至高无上的公主,她是强权政治的象征,那些年前的人们,恭敬地称“她”——太平公主,是的,太平,一个在浮华尘世中,“喜权势,倾朝野”,内心几度不平的“太平”。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把自己幻化成这样一个和自己格格不入的女人,她们之间有太多太多不相同的东西,譬如对待爱情,她是爱情专一的箜,而她不过是个“处处留情”的太平,可为何?为何?睁眼闭眼间,全是她的身影,她听到那个叫“太平”的女子,在厉声告诉自己:我就是你—司徒箜,而你便是我太平,太平!  她惊恐地望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地从那个叫“箜”的身体剥离,她十分惊奇却又万分恐惧地看着那个空洞洞的自己,将要嵌入那个锦衣华服的女人身体里,她看到她用的方式提示自己:下面,你看到的不过是千百年前的自己,自己……  她就那样寂寥地按照她所指示的轨迹,静静地看着时间一点点在指缝中流离,她想快点找到那个特定的,可以和他相遇的时段,告诉他:笙,我不远千里,跨越千年,不过只想静静地看你一眼,而后在你耳畔轻轻诉说着这穿越千年的爱恋。  那叫“太平”的女子似乎太过了解自己,她用一种狠绝的眼神望着自己:生命不过是种轨迹,没有捷径让你缩短距离;  那一刻她明白,自己必须慢慢地融入这个已经被界定了轨迹的生命里,那一刻她不再是“箜”,而他也不是“笙”:  那是公元665年的亥时,她一睁眼,便已是在襁褓之中,她的身旁,躺着一个女人,一个看上去很是虚弱,但骨子里却天生透着一种“”气场的女人,她知道,那就是她此生的母亲,那个与“日月同辉”的女子——一代女皇武曌。  她望着那女人上调的娥眉,望着她虚弱身体中悄然极具的那种爆发力,不由得一阵忐忑不安,不由得浑身颤抖,她清楚地知道,就是这个女人,她曾为了江山,而活生生地扼杀了自己的女儿,那个叫的“安定思公主”,她知道,她而今这“一人成名”,是靠了脚底下万千的白骨。  “孩子……御医,快……快,小公主不知为何发抖了?”她无意识的颤抖换来了她的惊慌失措,她不经意间看到她的眼眶中滑过了几行清泪,她看到她眼中满满的全是害怕、担忧的神色。  “哎,你满足了么?”她听到那个叫“太平”的女人长长的叹了口气,看来,她比自己更了解那个叫“武则天”的女人,她也比自己更了解这个叫“箜”的女人,这一颗,她果真很是满足。  终究还是没事,终究她还是那个“福比天高”的太平,终究她还是要留着命,去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大唐天下中奋力一搏的“太平”。所以,冥冥之中的注定,由不得她去把控她的人生。  “媚娘,媚娘,我们的女儿……女儿!”衣着明黄,步步生风,众星捧月的男人,他终究还是来了,我看到他眼中那狂热的表情,那是真的欣喜,那是真的激动,他紧紧地抱着襁褓中的我,用额头抵着我的脸,暖暖的,我知道那是父亲的味道,我听到他一遍又一遍地唤着“女儿,女儿”。  “是的,皇上,我们的女儿!”那个叫“武曌”的女人,我的娘,我看到她眼中闪过一丝别样的光芒,那种光芒,让我的心中有些若有若无的恐慌,我听到她的声音百转千回,媚人心髓。  “媚娘,朕要好好重赏你,这是朕的女儿,朕必定要给她万千恩宠!”,那个聪明如斯的男人,再说到“女儿”的时候,我看到他的喉结生生地动了一下,脸上的神色也忽而有些凄然,是为了那先前死去的“安定思”公主,还是为了那已然被废除,斩去四肢,泡入酒内的王皇后。  “媚娘谢皇上荣宠,皇上,该给女儿起个名字才是!”我的娘,她坐起身子,用一双灵动的大眼,直直地望着眼前这个身穿明黄的男人,只在末梢,眼皮轻轻地上挑,果真是风情万千。  “对……对……我想想!”那个身着明黄的男子抱着襁褓中的我,不住地开始在屋子中踱步,待看到那窗前的明月时,突然心中一喜,道:“我们叫她令月,李令月!”  天子的话,谁人不服,天子的威压,谁人不怕,就是我那个后来权倾天下的娘,那一刻,也是低眉顺眼的替我高高兴兴地谢了“恩”!  转眼便是一个月,那个身着明黄的男子,一道诏书一下,普天同庆,而我,还是沿着轨迹,躁动地接受了“太平”二字,至此,我再也不是那个生活在现代的“司徒箜”。  日子如同手中的沙子,捏的越近流的越快,我在那荒芜的岁月中,默默地静守着日出日落,在那个高墙的深宫大院中,不乏有一大群的宫女、近侍在我身旁游走,但是我不知为何,还是会觉得内心中会腾起一种莫名的失落。  “莫要着急,该来的终究会来!”六岁的时候,那个叫“太平”的女子再度出现,我看不到她所在何处,只听到她一直再唱一首曲子: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携琴上高楼,楼虚月华满;弹着相思曲,弦肠一时断。  “你为何要这么忧伤?”那一日,她的琴音将落,我便急急地想要问她为什么,丝毫不曾意识到面前宫女惊讶、错愕的目光,是以,当我的娘,她急急匆匆带着太医感到的时候,我浑然不知。  那一日,我被我的娘带在身旁,直直带到了父皇的大殿之上,那是我次站到那象征了权利的大殿上,我的父皇,静静地抱着我坐在他的腿上,一遍又一遍地安慰我:“月儿,别怕,父皇是九五之尊,这里是临朝的大殿,没有什么脏东西敢来!”  我看到那些大臣错愕的眼神,我听到他们一遍又一遍地拿着陈年古训告诉父皇:皇上,公主是不可以坐在龙椅之上的,这于理不合!皇上!  我看到他们跪倒在地,我听到他们头撞击地面发出的闷响,我不经意间发现我的娘,她平静的面容下,一颗疯狂的心在不住地疯长,疯长……  那一日,宫中来了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头,他头发和胡子全然都是那种亮亮的白,一双细长的眼睛中透着精光,我只看了他一眼,便觉得,宛然已经相识若干年。  我听那衣着明黄的父亲说:“月儿,他叫袁天罡!他来了,你便无事了!”  我还未来得及点头,便看到他俯身下拜:“吾皇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千岁,公主千岁千千岁!”  我看到我威严的父皇,坐在龙椅上,微笑着望着那个叫袁天罡的老头,脸上完全是一副崇敬的神色,我的娘,全然也是此般神情,那满朝的文武百官更是恨不得立刻前来和他搭讪,我拉拉父皇明黄的衣衫,脆声道:“免礼吧!”  话已说完,我便看到我的娘,她的身子猛然一震,我的父皇也是一阵错愕,那满朝文武和宫女、近侍忽而都跪了下去,朗声道:“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我吓得不知所措,躲在父皇明黄色的衣衫里,迟迟不敢说话,父皇愣了一愣,方才,道:“朕吩咐太平如此回话,众卿家不必惊恐,都起身吧!”  那满朝文武方才惊慌失措地起了身,袁天罡也在那一刻站直了身子,但他的眼中波澜不惊,那身子只在我的身上一扫,便又转过去了,临扫过的那一刹那,我看到他看了一眼我的娘,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后,我也撇过脸,我突然意识到,方才我的那一句话,在我的娘心中依然腾起了太大的波浪,我知道她内心深处那种疯狂的渴望,一时间开始了滋长。  那一日,袁天罡拉着我的手,为我细细的摸骨,一道道的符咒被贴在了我的房间,我看到那些身穿道服的小道士们四处奔跑着,不免觉得好笑。 共 20096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中医解析死精6大症状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如何做好儿童癫痫的预防

上一篇:梦中旅程

下一篇:神域果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