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地网天罗 第132章 饿死胆小的

发布时间:2020-02-15 19:38:26 编辑:笔名

地天罗 第132章 饿死胆小的

香多拉的王子们都是怪物!

——香多拉首席长老

在克拉苏斯长老的手指的触碰下,卡卡的骨盔突然消失了,但仔细一看又不是消失,而是像卷窗帘一样,它的骨盔朝一个地方收敛了起来。,笼罩着整个脑袋的骨盔只剩下一块贴在脑袋上,贴在右耳上方,像一个小号的面具。

愣愣地看着面具,欧阳想起盖拉德上晃脑袋的木灵,脸上有着三个洞。

卡卡的骨盔是长吻的,隐藏其下是一张圆脸,布满金色的茸毛,柔顺细滑。骨盔顶上的两个突起却保留下来,成为两支月白色的短角。

卡卡的一只耳朵仍被月白的骨甲覆盖着,另一只毛茸茸的忽扇忽扇,甚是可爱。僧侣长老忍不住把伸出去的手继续摸下去。卡卡突然睁开了眼睛,一把捏住了长老的手,老骨头顿时发出一阵爆裂声。

红土高坡前。

卡卡举着骨矛,踱着碎步在绕圈子,一滴汗珠从粉红的鼻尖滴落,在尘土中滚起一个小球,随即被一脚踩掉,如临大敌。与卡卡对峙着的,是一群恐怖的生物,被萌到的女人!

香多拉的一群女人!

地上,天上全都是女人!

听到尖叫声,香多拉追随者们呼呼啦啦地赶了过来。

“大人!发生了什么事!”忠诚的獒人武士以快的速度冲了过来。寇沙把黑曜石棒往地上一杵,迅速扫视一番四周,把目光定在手臂上缠着蛛丝的纽吉蚁僧侣身上。

欧阳往女人堆里一指,“卡卡被围攻了。”

“谁敢动卡卡少爷的汗毛!”里大嘴不愧是里大嘴,大老远就嚷了起来,扬着一把蚌壳斧头,气势汹汹,但顶着一个大肚腩,却怎么也都跑不快。

一个黑影嗖地从里大嘴身边飞过,卷起的红土塞满了叫嚷的大嘴。全香多拉有这么黑的,除了黑熊人库伦以外,别无分号。里大嘴看着那对如同翅膀一样在空中挥舞的车轮战斧,再看看自己手中的蚌壳,一种苦涩感顿时涌入喉咙。

里大嘴对着比尔骑士的背影,重重地呸了一声,吐出口中的泥尘,“诗人遇着兵,有理说不清……”

正嘟囔着,背后突然响起刺耳的“嘟嘟”声,一个庞大的身影拖着两根木头,擦着里大嘴的身边撞了过去。

好肥硕的屁股!好粗糙的木刀!里大嘴目送剃掉长毛后露出的身材,嘎嘎怪笑两声,甚是满足地再次迈动脚步。

全香多拉胖的胖子正坐在木桩上,脸上的肥肉挤出一个“愁”字

,更肥硕的肚子里装满郁闷。

夜已深了,香多拉全员聚集在红土高坡前,人头涌涌。那辆装载着霍比特人全部家当的拖车已经拆散,牛二从车夫转职为木匠,捏着库伦的车轮战斧剖出简陋的木桌。香多拉领民们围着木桌享受顿晚餐。

有一束束光芒从树上投下,现场灯火璀璨。

红土高坡方圆十里,除了里大嘴摆在桌子上的牛粪与小草,并无一缕自然绿,这些十米高的大树当然是连夜用“生命之泉”浇灌出来的。这些树有着松树一样的针叶,树皮如同星尾龟龟壳一样干裂、嶙峋起伏,却有着云杉一样笔直的树干。一簇簇尺长的针叶中挂着的果实跟松塔并无不同,只是更黑,黑得如同獒人们的黑曜石棒。这些长在树上的黑煤球却能够发光!如同迷你型的探照灯,投下一束束亮白的光芒。

牧树人长老给了欧阳一大堆种子,这种发光松树就是长老给出的一大堆“语焉不详”之一。诗兴大发的里大嘴随即将其称为“花珍珠”,吟唱了一堆“袭人”“宝玉”之类的诗歌来颂扬发光松树对“香多拉”之名的写照(“香多拉”在比蒙语中有“明灯”的意思)。要不是克拉苏斯长老识货,谁也阻止不了坏心眼的里大嘴拿松籽当夜明珠骗人的冲动。

纽吉蚁僧侣真不愧是活了五千年的老古董,不但说出了另一个老古董掏出来的古董的名字,还客串一把吟游诗人说了一段典故,这把正抬头吟诗的正牌吟游诗人气得不轻,低头埋怨一句“肚子越圆越有货。”

泰罗卡光塔,这种史前发光松的确在大陸中绝了迹,但在龙城中还有这种宝贝。巨龙喜欢闪闪发光的宝贝,当然不会放过这种光芒袭人的天赐宝玉了。

泰罗卡光塔除了发光,并没有其它别的特点。听到这个信息,在生命之树下拜过神、雷霆古树里洞过房的香多拉领主脸上写满了失望。

不过,说了半天话的五千岁喝了口甜滋滋的桫椤蕉奶昔后继续说道,因为泰罗卡光塔的稀少,其发光特性恰恰就是它的特征。

趁着众人思考的机会,吃了百几十年咸鱼干的僧侣赶紧往口中扒拉着享誉瑟玛的厨师的佳肴。长老的一根胳膊缠着蛛丝,挂在脖子上,吃东西时十分不方便——这根胳膊骨裂了,僧侣的“治愈祷言”只对外伤有效。

长老一边郁闷纽吉族为何不是四根胳膊,一边把脑袋埋到碗里狂吃,却发现脸上的獠牙总是顶在碗边——下次让卡卡把獠牙拔了,老不掉牙的长老暗暗下决心。在众人问出为什么后,才毫无修养地舔着青铜勺子慢吞吞地抛出重磅信息。

“龙城中,每一棵泰罗卡光塔下都刻着一头巨龙的名字。一株无主的泰罗卡光塔足以吸引十头巨龙前来抢夺!而且,光塔的种子是虫类魔兽星火萤喜欢的食物,每一年冬至光塔成熟这天,龙城都会全城戒备,因为星火萤是一种飞行速度超越巨龙的光系魔兽。”

听到“巨龙”二字,香多拉领主随即肥手一挥,“再给我种十棵!”

一心想目睹巨龙威风的好战分子立马执行了领主的旨意,在农夫慢热手的指导下,丈量着距离,在红土高坡前布下这片诗意十足的陷阱。要不是牧树人长老给的种子有限,野心勃勃的香多拉领主会把红土高坡变成一座不夜城。

欧阳这么做,并非在打“生命礼赞”与牛二的主意,而是考量到身边有一头“有人不用,过期作废”的撼地神牛,趁这个机会问问巨龙的态度。欧阳右臂上可是封印着“神圣巨龙”,虽然只是卡多雷的猜测,却是他抵达大陸后一直担心的事情。

木桌上堆积着色彩缤纷的食物,弥漫着的香味让两位戈隆不断抽着大鼻子。这些由土地精农夫种植,霍比特人厨师烹饪的食物,让每一个人食指大动。

獒人们一边咀嚼着苁蓉米糕,一边吞咽着口水,食物的美味让他们恨不得把舌头都吞下去。道格族狗头人一闻到食物的香气唾液就分泌得十分丰富,在夏尔已经尝过霍比特人的烹饪技术,但现在口中的可是自己种出来的粮食,这对从小在监狱长大,吃食按劳分配的獒人们感慨不已。如果不是唾液腺比泪腺发达,獒人们肯定已经泪流满面了。

与獒人们一样幸福感满满的,是邻桌的十字路口囚犯们,几位匹格觉得霍比特人的土豆饼干都无法吸光口中的唾液了。与道格族类似,匹格族也是个唾液腺发达的种族,只不过猪头人关注的不是食物,而是美色。“垂涎三尺”这句谚语本来就是指匹格族猪头人的,在比蒙中,人们把看到美女就失态的人称为“猪哥”。

活了一辈子,也曾作奸犯科的匹格囚犯次体会到了“秀色可餐”,是何等美妙。

“再看多一眼,不被獒人们发现就好了!”每一个“猪哥”都抱着这样的想法。

只是可惜,那个坐在一众美女中间的胖子太煞风景了!

猪头人们觉得领主煞风景,不仅仅是因为其比匹格还胖的身形,更因为这个不懂风情的胖子,在美食与秀色当下,还愁眉苦脸。

来到瑟玛后,欧阳还是次感到发愁。原因不是别的,正是桌上美味的食物。

红土高坡的贫瘠,已经不能用“寸草不生”、“鸟不拉屎”这些词语来形容了。久居此地的克拉苏斯长老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这是他的亲身经历。

前些年,一个啮石鼠家庭不知为何逃到了红土高坡。啮石鼠是一种低阶魔兽,以啃咬石头出名,在饥荒的时候,啮石鼠甚至会捕食淤泥怪来获得能量。可只过了一周,在偷光了咸鱼干后,个个带伤的啮石鼠家庭就离开了红土高坡。信仰笥葭的老僧侣永远忘不了它们离开时从眼角滑落的泪水,那一瞬间,僧侣甚至有效仿前人“割肉饲鹰”的献身冲动。克拉苏斯长老一直想不明白为何啮石鼠为何不吃他,却十分明白它们带泪离开的原因。

红土高坡这穷地方,老鼠进门都噙着一泡眼泪离开!

欧比斯拉奇!欧阳拍着脑袋,他发现此刻自己十分痛恨光头!

卡卡对光头也很有意见。

雷霆古树上,欧阳曾就着一大群小姨子而感到力不从心。

泰罗卡树下,卡卡因围着一大群大小姐姐而感到头晕脑胀。

香多拉的女人实在太多了!爷俩的心情如出一辙。

现在,卡卡见着谁都摆出一幅凶狠的表情,瞪大眼睛演绎着被夺走公主的恶龙的凶恶。卡卡的眼睛一直很大,如同镶嵌在象牙雕像上的墨玉。在盖拉德,珊蒂斯就喜欢跟卡卡玩“斗眼”的游戏,年轻的祭司说,看着卡卡的眼睛,跟看着月亮的感觉是一样的。

失败的卡卡只好使出所向披靡的骨棒,掏出带有骷髅脸的骨生花盾牌。

盾牌放在木桌上,骨棒敲碎一个又一个果实,如同剁肉酱的霍比特人厨师。

这本是个恐吓动作,可卡卡却选错了目标。

垫在骨盾上的果实长得比欧阳的脑袋还大,坚硬的壳上满是凸起,獒人的黑曜石棒砸下去,炸开的是一团火星,而不是果实。

这是牧树人长老戏称为来自太空的果实,“陨星坚果”,曾是恩特一族大范围种植的粮食。这种长得像流星锤的果实外壳上布满突起,有着很好的泻力效果,连矿工出身的獒人都得废上不少劲才砸开。

里面还有一层厚膜包裹着,它的果肉就像一个蒸熟的大馒头,还带着淡淡的米香和糯甜,丝毫不输给霍比特人的白米饭。

香多拉的女子们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种远古的馈赠。

于是,在她们眼中,卡卡的威胁动作立马充满了爱。

ps:

还有很多东西要交待,小析又希望写得有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