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左二的刀(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5 11:46:14 编辑:笔名
小寒。农谚云:小寒之日雁北乡,又五日鹊始巢,又五日雉始雊。
大雪飘飞里,左二坐在客栈外大路口慢慢磨刀。
柳叶刀,宽三寸长一尺。雪花一挨着刀刃,倏忽就化了。
和往常一样,左二磨刀的时候,会时不时侧身看一眼路旁那棵枯死的胡杨树。
此刻,枯枝上早已驻满了大雪。朔风紧,拉直了客栈门口鲜红的酒旗:潜龙客栈。
左二歪脖的细节,潜龙客栈的年轻老板娘早就看在眼里。
老板娘并不老,二十四五岁左右年纪,一双媚眼能勾魂。荒凉的西凉古道上,来往的客人都不知道她的名字,连客栈伙计火头张癞子和跑堂跛脚杜三都不晓得,只晓得她姓宋。她喜欢别人叫她老板娘。
三年来,每天早晨,老板娘一直是客栈里第二个起床的人。
左二是不是叫左二,她不确定。她只能确定,左二在客栈住了三年,说的话总共超不过十句。
除了每天在客栈门口磨刀一个时辰,一日三餐,左二都呆在二楼左拐里侧的屋子里。
里侧的客房,曾是一间被闲置的屋子。阳光照不进去,阴暗无比,平时除了左二,没有人靠近它。左二整日呆在屋子里做什么,没有人知晓。
大寒未至,年末已到。
那个清晨阳光明媚。老板娘靠在院门上,暖阳里,她心思突然活泛起来,就想过去看看左二磨刀,甚至还想和他说几句话。
可她只走了两步就愕然站住了,甚至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左二虽然背对着她,她还是能感受到那一份凛冽的寒气,一股令人窒息的寒气。
潜龙客栈在西凉道上,是通关必由之路,已经传了五代,开了四十多年,路过客栈的人不计其数:武林侠客、黑道枭雄、朝廷重臣、逃犯……老板娘什么人没有见过?唯有这个左二,让她心生畏惧,更让她忍不住好奇。他在这里一呆就是三年。他从何处来,要到哪里去。
或者,他在等什么人吗?
左二的刀,早已锋利无比。很多个清晨,远在客栈二楼梳妆的她,都能隐约地听见,风吹过,被刀锋割断的声音。
每天张癞子敲着铁盆开早饭时,左二已经磨完刀,用厚厚的麻布包裹着,慢慢走进客栈。没有人就近见过左二的刀,还有他的磨刀石。三年里,也曾有人想看左二的刀,有一次甚至动手打了左二,左二嘴角流血,可他没有还手。看也不看挑衅的人,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间。
打左二的人是个剑客,山东有名的黑道高手柳浪春。
第二天早上,同伴发现柳浪春的时候,他赤身裸体昏死在客栈院子的一角,雪地里一片殷红。救醒后柳浪春并无大碍,可他却再无法用剑,右手拇指已被人削去。
这个时候,和往常一样,左二在院外胡杨树下,默默地磨刀。
左二起了身,枯死的胡杨树慢慢挪到了他身后,树上的雪更厚了。左二的目光停在院内的雪上,那雪似乎也不一样了。
阁楼上,老板娘叹了口气,准备转身回房去。
但就在老板娘转身的刹那,胡杨树上的积雪纷纷跌落,大块大块的雪渣伴随着枯枝,铺天盖地而来。朔风大雪里,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似乎还在数里之外,一眨眼功夫,几匹马已奔到了胡杨树下大道上。
“老板娘,来客人了!”
老板娘愕然转身。三年里,次,她听见了左二一句完整的话。
雪下得更紧了。
左二站在院子中央,麻布包裹的柳叶刀夹在左腋下。
马蹄声在院门处停下,进来三个人,一身白雪。
为首的戴着一顶血红的斗篷,只看得见半边脸,白如雪的皮肤,黑如墨的眼,眼里是空洞洞的冷。
他牵马停在左二五步之外。马打着响鼻,不安地冲左二嘶叫。
左二还是慵懒地站在院里,两人隔着几步之遥,连眼神都没有碰在一起。
老板娘又感觉透不过气来了。
杀气渐渐弥漫了整个院子。二楼上,老板娘紧张得手里的梳子也忘记了放下,心底冒出一个念头:潜龙客栈只怕又要翻新,甚至,今天过后,再也不用开张了。
“少侠腋下是柳叶刀吧。左家真是信人,六年之约,已然先到了一步。我紧赶慢赶,偏遇大雪阻了行程,还是未能在小寒夜赶到。”
那人去了斗篷,分明是个脸色惨白的弱冠少年。
左二正要回话,跛脚杜三像是给冷风卷进院子,他的破锣嗓子马上响遍了客栈每一个角落。
“稀客稀客,大雪天的,三位路上可是吃了不少的苦,快请进里边坐,有炉火伺候着,上好的牛肉,陈年女儿红咧……”
满院杀气给他这一吼,悄无声息消失了。杜三矮着身子把三人手里的缰绳一一拿过,牵着马,哼着其意不明的俚歌往西侧的马厩里走去。
只这一滞,老板娘入耳酥骨的声音已经在大门口响起。
等张癞子将一大盆热气腾腾的牛肉面端进大堂,客栈里的客人已经全部安坐在桌子边。
潜龙客栈的早餐,一年四季,永远是一大盆热气腾腾的牛肉面。
张癞子将大盆放在柜台前的桌子上,杜三已经把一摞土瓷碗放在大盆边。
左二和往常一样,当先盛了一碗面,踏步往二楼走去。其余客人也各自到桌前来,拿碗盛面。
屋子里,悄无声息,谁也没有说话。
客栈里的客人不多,除了一直住在这里的六位熟客,加上刚刚进来的三位,一共九人。
新来三人本来靠门口坐着,见这客栈怪异模样,左侧虬髯汉子要说什么,被少年阻止了。少年径直走到面盆前,却给张癞子拦住了。
“客官,潜龙客栈规矩,这牛肉面是给留宿客人准备的,免费。三位如要住店,还请先付钱。”
弱冠少年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从怀里掏出一锭黄灿灿的金子来,远远抛向柜台。
“潜龙客栈,果然概不赊账,这规矩好,倒是秋某唐突了。老板娘勿要见笑。”
吃面的几人中,有一两个抬起头来,飞速扫了少年一眼,又埋头吃饭。
眼看金子就要砸过来,老板娘看也不看,衣袖一展,金子已揽过去,轻轻放在柜台上。
“三位请慢用早饭,杜三,把二楼西边那间一进三的上好客房给这三位爷。”
“好咧,我这就收拾去!”杜三一高一低走向楼梯,依旧哼着其意不明的歌儿。
柜台里,老板娘一笔一划写下了五个字:吴越秋海棠。


吴越,秋海棠。
老板娘看似平静的脸上,眉头不经意皱了起来。堂堂江南富贵家海棠阁的人,跑到这不毛之地来,肯定不是来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再说海棠阁里高手如云,怎么会派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毛孩来。老板娘眼角扫向虬髯汉子的腰间,赫然挂着一块青白玉的长牌,长牌下端坠着一颗黑珍珠。这是海棠阁的信物,据说海棠阁下三千门徒,这样的信物却只有三个,关键的是海棠阁阁主正好也姓秋。
老板娘瞬间头大如斗,她实在是不想跟海棠阁的人打交道。因为他们简直比麻烦还要麻烦。
可如今,麻烦自己找上门了。
三人面还没有吃完,杜三满脸堆笑地站在少年对面:“客官,房间准备好了,几位楼上请。”
“你这人手脚倒快。”虬髯汉子顺手递了颗珍珠给他,不大,泪型微粉,到二十里外的县城能换半年的生活费。杜三眼睛立刻眯成一条缝,连说了好几声谢谢。
周围的人也忍不住向他们看来,有人嘴里发出啧啧声。
虬髯汉子看了眼少年,捏了捏拳头,径直走到老板娘面前,拿过笔在她刚才的地方写下三个字:秋鹿鸣。
显然,这才是那少年的名字。
二楼西边的窗户正对着左二的房间,此刻秋鹿鸣正坐在窗户边,一支筷子在他手腕间飞快地转着。
“少爷,您要不要休息下,午饭的时候我叫您。”虬髯汉子端着一盆烧得正旺的炉火进来。
秋鹿鸣放下筷子,取了斗篷,半响才说:“宗凡,你们先去歇息吧,这一路你们比我还辛苦。”
宗凡看他脸色越发苍白,嘴角抿成一条直线,知道自己劝不了他,只好放下火炉,“您且歇息,我去看看有没有野兔,野狐狸什么的,这家破店估计也没啥好吃的。”说完拍了拍同行胖子的肩,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左二在屋顶上,他看见宗凡走到马厩,骑马向东边疾驰。那边有山,山上也许有兔子。左二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
这里的夜色比江南来得早,秋鹿鸣裹着大红色斗篷站在落满雪的院子里。这里,正好可以望见院外大路边的胡杨树。他双手抱肩,眼睛盯着胡杨树,神情漠然。
雪突然大了起来,很快就盖住了秋鹿鸣,那件大红色的斗篷渐渐只剩下一角。他不怕冷吗?
风声也大了起来,扬起地上的雪,漫天飞舞。突然,雪花中裹挟着刺眼的光——惨白的刀光,直直劈向雪人般的秋鹿鸣。
那一刻天地俱静,只有刀声、风声、雪声。
持刀的人黑衣蒙面,气势汹汹。他也许没有使出全力,但能躲过这一刀的人,实在不多。
刀直直地劈下,居然没有人。人呢?
黑衣人握刀的手有些发抖。他身子向后一倾,躲过凌厉的掌风。秋鹿鸣居然站在了他的身后。
黑衣人连忙后退,直视着秋鹿鸣,一字一句地说:“五年前,秋家为了一块地害得我家破人亡,我要杀你为他们报仇!”
“不自量力!”秋鹿鸣说话间,半圆的弯刀已经握在右手,左手背在背后,“对付你,一只手足矣。”他略带稚气的脸上,是足以杀死人的傲气。
黑衣人不再说话,手里的刀更凌厉了,每一刀,每一步,都看似天衣无缝,密不可分。秋鹿鸣动得很慢,黑衣人却总也追不到他。刀锋擦过衣袖、鬓角、发冠,甚至是胸前,每一刀都差点要了他的命,可每次都差一点。
“你这种功夫也敢说报仇,我要是你就滚到深山里去再练个十年……”秋鹿鸣冷笑一声,长身一跃,反手劈去,黑衣人的胸前便多了一道血痕,背后的雪堆“嘭”的散开,震得胡杨树不停摇晃。
黑衣人捂着胸口,喘着气:“小子,你爷爷今天输了。”说完他双腿一软跪在地上,“你来杀好了。”秋鹿鸣冷冷地收了刀,看也不看他,“我不杀你。”
说完转身向屋里走去。“我要等的人,也不是你。”
黑衣人红了眼睛,他看着秋鹿鸣的背影,牙齿都咬出血来。“小子,爷爷姓王……”“秋家的仇人遍天下,你说了我也记不住。”秋鹿鸣打断了他的话,“而且我也不想记住你。”
“飕!”无数支细小的冷箭出其不意地向他射来,如漫天雪花,躲不开避不了。
一阵刀声从秋鹿鸣身后响起,这刀声比风声更快,更响。行云流水般冲向冷箭。冷箭被吹乱了,四散开去,一根都没有落到秋鹿鸣身上。
“左二,你不要多管闲事。”黑衣人额头上冒出冷汗,恶狠狠瞪着左二。
“是啊,左二,你不该管这个闲事,银川王家的冷箭,倒也伤不了我。”秋鹿鸣哈哈大笑。
“我的确不该管闲事。我只是怕啊,王家的冷箭,从今夜后就失传了。”左二转向黑衣人,“王二少爷,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开,这一趟浑水,阁下还是不要蹚的好。”
“你要是真要报仇,等五日后吧!”左二冷冷抛出这句话,人已经消失在大雪里。仿佛他不曾出现过一样。
秋鹿鸣走了。
黑衣人也走了。
就连那些断了的冷箭也不见了。
只有白茫茫的雪,掩盖了所有的秘密!


潜龙客栈内,炉火熊熊,温暖如春。
客栈外,依旧是满天大雪飞舞。
除了外出未归的宗凡,一直躲在二楼屋子里的左二,黄昏时到三十里外集镇上采购木炭的杜三,其余的客人,都呆在客栈大堂里。
秋鹿鸣与同行胖子占据了靠门左侧桌子,点了几碟牛肉,一盘花生,一缸酒,一边慢慢坐着喝,一边暗地打量其他客人。
店里的五位熟客,和往常一样,每天都要呆到打烊才会回房睡觉。一胖一瘦两个漠北汉子自进店开始就占据了正中桌子,旁若无人下围棋。一个多月来,除了吃饭睡觉,两人一直在下棋,但从未见他们下完过一盘棋。好在两人银子不少,安静少言,对饮食也不挑三拣四,老板娘为满意。
右边桌子边坐着一位衣裳朴素的老妇人,偏偏带着衣着华丽半大小子,似乎是一对母子。她们来的时间更长,老板娘记得很清楚,整整两年了。这一老一小很挑食,好在也是出手阔绰的主顾,面对她们的挑三拣四,老板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来往客商都知道,潜龙客栈的饭桌上,永远只有三样菜:大块牛肉,牛杂碎,牛肉汤。
烦的是楼梯口那个穷书生,也看不出他的年纪,一身长衫缀满了补丁。他和左二是差前差后来这里的,住店钱一直是半月一结算。抠门得很,从不会多给一个子儿。每次算房钱的时候,老板娘都期望他能马上离开,可他偏偏又会续半个月的费用,弄得人哭笑不得。但书生脾气好,不管杜三和张癞子怎么戏弄他,他也不恼。被叨扰得实在忍不住了,书生就会之乎者也说上半天。说得杜三张癞子头大,两人立马哇哇叫着,捂着耳朵跑出去。
此刻,书生手里捧着一本书,已闻见细微的鼾声。
站在柜台边的张癞子闲得无事,正琢磨想个法子吓一吓穷书生。院外风雪里突然传来一阵踉跄的脚步声,屋里人正自惊疑,门噗地被撞开,浑身血污的宗凡惨叫一声扑倒在地。

共 22 29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出神入化的描写了左二及他的刀。雁北的潜龙客栈真是卧虎藏龙,平静的表面下暗流涌动。一呆就是三年的左二天天按时磨刀,老板娘若有所思。客栈平静的表面是因为秋鹿鸣的到来打破的,打破平静的是刀声、风声、雪声、箭声、笛声,还有那花上的毒,一切似乎都在约定之中,六年之约,该了结的事情是必须了结的,面对阴谋,左二的刀迎风呼啸,划破了漆黑的夜。兵符从此消失于人世间,但利益的纷争能否停止不再发生?这篇武侠小说语言凝练,形象感强,一幅幅画面动感十足,既有沧桑难尽的韵味,又有沉稳的豪情,正义长存。欣赏佳作,推荐赏阅!【编辑:老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71111000 】
1 楼 文友: 2017-11-09 14:22:46 文笔厚重,给读者留有想象余地,欣赏精彩,企盼新作!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回复1 楼 文友: 2017-11-09 14:26:02 问好,这个和几个文友酒后的戏作。向自己多年前的武侠梦致敬,至今还有近百万字的小说静静趟在电脑里。这篇小文,算是一个简单的回顾。谢谢阅读,问好。
回复1 楼 文友: 2017-11-11 21:28:1 数年前一个戏作。心中一直有个武侠梦,这算是一个回望吧。

2 楼 文友: 2017-11-11 17: 1:00 欣赏学习老师小说的语言,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画面感极强。祝贺加精!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回复2 楼 文友: 2017-11-12 09:50: 6 谢谢阅读,多年来,一直有个武侠梦,这篇小稿子,是受到一个杀年猪帖子的启发,偶尔为之,还比较单薄。

 楼 文友: 2017-11-11 17:56:29 个人的直觉是古龙的味道,语言太老到了,读起来不光舒服,还心有所动,真好! 一路走来,用文字遇见美好,播种温暖
回复  楼 文友: 2017-11-12 09:51: 1 武侠梦一直在心中,自小收金古武侠熏陶,这个算是致敬。
回复4 楼 文友: 2017-11-12 09:52:59 几年前的一篇小文,中间有几年忙于俗务,疏懒了文字,现在偶尔得闲,准备好好亲近一下文字了。

5 楼 文友: 2017-11-11 2 :48:41 问好作者,感谢赐稿短篇小说栏目,一篇具有内蕴的武侠小说,看的是酣畅淋漓,过瘾!祝贺收获精品!
回复5 楼 文友: 2017-11-12 09:5 :55 谢谢,其实因为匆忙,还有很多不足之处,等以后再修改了。
回复6 楼 文友: 2017-11-12 09:54:15 问好,谢谢阅读。
7 楼 文友: 2017-11-16 09:10:20 老师的小说很精彩,拜读学习了,恭贺佳作获精。 走向太阳的路是烙人的,但太阳永远那么迷人!
回复7 楼 文友: 2017-11-16 11:2 :01 谢谢阅读,等哪天空了,把的电脑里的两部武侠小说粘贴上来。
8 楼 文友: 2018-0 -20 2 :1 :51 的确是一位沉淀了多年丰富写作知识的才人,欣赏、拜读、恭喜、期待新作。
回复8 楼 文友: 2018-0 -28 11:5 :08 问好鲁兄,佳作早产。拉肚子治疗方法
宝宝口臭
心绞痛的病该如何正确应对
孩子流鼻血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