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血沃白雾岭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2:36:13 编辑:笔名

血沃白雾岭  (现代剧本小说)    序幕  深夜,县城的一个深巷处。  一中年农民提着包急行在深巷里,迎面一辆小轿车急驶而来,刺眼的车灯照得张秋生睁不开眼,移不开步。  突然从车上跳下一个长头发青年人朝那中年农民当头一棒,那中年农民顿时倒地,那长头发青年人背起那中年农民便扔进了车内。一青年女子从地上捡起提包,迅速钻进车内。  小轿车急速离去。  小轿车狂奔在崎岖的山道上。  小轿车嘎然停在了大山间的水库边。车上的一男一女将那中年农民从车上拖下扔在地上,那男的掏出匕首照准中年农民的胸部刺去,顷刻血流喷涌而出,化为片名:血沃白雾岭。        集    1、初秋白雾岭的密林里。  奇峰参天的白雾岭,漫山翠绿,云雾缭绕;山脊上青松挺拔,逶迤连绵;峡谷间流水淙淙,曲折蜿蜒;流水两厢的山花烂漫,几只野山羊在溪边饮水,如入无人之境。  苍鹰在高空盘旋。  山脚下的小草坪上,一位俊俏的村妇正在挖着一穴野生天麻。  这村妇看上去有三十岁左右,短发齐耳,面似芙蓉,眉目清秀,线条优美。上穿一件粉红色紧身羊毛衫,下着黑色健美裤,显得那么有性感,有活力。她就是山凤。此刻,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抡起镢头又刨将起来,山沟里不时响起击石的声音。  2、日,九龙洞前。  九龙潭水安卧在群山环抱之中,满山的松林挺拔青翠。一条清泉从上游高二十余米的崖口飞流而下直插潭内,发出咚咚的声音,溅起白色浪花,击起无数的涟漪向潭边涌去。  一位年近三十岁的村妇两手紧抱着一个包袱,心思重重,岁履沉重地向九龙潭边走来。她的头发梳洗得虽然整齐净洁,然而那呆滞的双目却充满着忧伤和迷茫。她抱着包袱站在潭边,凝望着深沉的潭水,顿时泪如泉涌。她就是玉凤。  3、时空闪回到十年前。  九龙潭边,二贵把一个包袱递给玉凤,两人激动地紧紧抱在一起。  一支迎亲队伍行进在白雾岭村街,新娘子玉凤满眼泪痕,新郎官王二兴高采烈地向看热闹的人群抛扔着喜糖。站在山坡上的二贵恨得抡起大斧砍在身边的一棵树上。  九龙潭边,玉凤在与二贵抱在一起痛哭。此刻王二赶来责骂二贵和玉凤。二贵转身就逃,王二紧追不放。玉凤呼喊着“二贵”,随即晕倒在潭边。  4、时空回转到现在。  玉凤悲痛欲绝地呼喊着:“二贵!你在哪儿呀!”她边哭边解着包袱。  包袱打开了。里边是一身崭新的衣服。  玉凤慢慢地脱掉身上的外衣丢在地上,然后捡起包袱里的衣服穿着。  5、山脚下的小草坪上。  山凤正挖着天麻。  不远处的山道上,一位年轻村妇气喘吁吁地喊着山凤向小草坪奔来。  山凤闻声应道:“英子!”  英子来到山凤跟前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山凤,玉凤不见了!”  山凤惊疑地:“村里都找遍了吗?”  英子道:“找遍了!没找着!”  山凤放下镢头道:“走!肯定又去九龙潭了。”  山凤与英子急奔在林间山道上。  6、九龙潭内。  玉凤正一步步往潭内走去。  此刻,山凤和英了已来到潭边。山凤边跑边脱外衣边呼喊着:“玉风!你回来!危险!”  山凤纵身跳进潭内向玉凤游去。  7、山坡上。  一位戴着“育林金代收员”红袖标的中年男子,将手里的棍子一摔道:“你真他妈的多管闲事!”  8、九龙潭边。  山凤把包袱递给玉凤道:“玉凤妹子!把这衣服保管好!二贵总有一天是会回来的!现在党中央正在号召扶贫攻坚,听说上边又给咱山口镇派来了个扶贫攻坚镇长,往后咱白雾岭会有好日子过哩!千万别胡思乱想!要坚强!”  玉凤感激地点着头。  山凤又吩咐身边的英子道:“英子!你送玉凤回家!我去取天麻了,啊!”  9、山脚下的清泉边。  清泉在淙淙地流淌。  山凤正在把洗净的天麻往布袋里装着。  突然王二来到山凤跟前道:“山凤,刨这么多天麻啊!”  山凤一惊道:“王二,你来干什么?”  王二用手指了指红袖标,趾高气扬地道:“收育林金!”  山凤道:“你胡来!”  王二色迷迷地望着山凤“不错!收育林金是假,想跟你玩玩是真!”说着便扑上去紧紧地抱住山凤。  山凤又气又急地拼命挣脱着。王二却紧抱不舍,狂吻着山凤的脸。  山凤气恼之极,拼足力气,两只手狠狠地掐住了王二的脖子。  王二被掐得喘不过气来,只好松开山凤。  山凤捡起天麻袋子向山下急跑。  10、山道上。  山凤拼命往山下逃着。  王二望着跑去的山凤,定了会儿神,又向山凤追去。  山凤紧跑一阵,累得难以支撑,回头望望,没发现王二追来,便放慢了脚步。  11、另一条山道上。  王二瞄见了山凤,穿林操近道跑到了山凤的前面,藏在一块大石头后面伺机而出。  山凤只顾往后看,王二蹭地从石后跳出来拦住了山凤的去路道:“跑不了了吧!”  山凤转身就跑,王二飞快追上又挡住了山凤。  山凤惊恐地望着王二。  王二阴森森地笑了一声道:“山凤妹子,你就别跑了!今儿个你在九龙潭内那副模样真美死人呀!你就来吧!”说着便向山凤扑去。  山凤气极地朝王二脸上甩了一耳光道:“你这个畜牲!”  王二恼羞成怒地道:“好哇!你竟敢打我?还敢骂我是畜牲!我今天就让你这个小寡妇尝尝我这个畜牲的味道!”说着向山凤扑去。王二刚刚抱住山凤,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吆喝声:“王二!你狗胆包天!”  12、山道上。  一个身着军服,五大三粗的男子气冲冲地朝王二奔来。  13、山道边。  王二听到喝声,扭头一看,原来是石头掂着个镢头向他冲来,立时便松开了山凤。  石头一个箭步上去,抓住王二的衣领向崖边推去:“你这畜牲!色胆包天!我把你掀到崖下狼拉狗啃!”  王二连连求饶:“石头老弟,我以后再不敢啦!”  山凤:“石头,别闹出人命了!”  石头这才松开王二:“滚!”  王二连爬带滚地朝山下跑去。  14、日白雾岭村街。  村街的房屋大都是新瓦房,偶尔还有一些破败的旧瓦房和草房。村街上满地皆是烂掉的树叶和残枝,牛羊粪处处可见,三五成群的鸡子在刨着食。额头上括着纱布的王二沿村街走来,他气冲冲地踢开正在觅食的一群鸡子,朝村街口一所小洋楼走去。  这是一所两层高的小洋楼,也是白雾岭村的一座小洋楼。楼前挂着几块牌子:“白雾岭扁担运输队”,“白雾岭村山货检查站”,“山口镇林站育林金代收点”。  王二来到楼前开着门,一个年近四十的干瘦男子也向楼这边走来,他就是侯三。  15、屋里的办公桌前  王二刚进屋坐定,侯三就跟了进来。  侯三见王二脸上裹着纱布,笑着问:“咋了,又没办好事吧?”  王二没好气地:“滚你娘乃庇!老子钻到你屋了!”  侯三:“哎?我说王二呀!你今儿个咋发这么大火?白雾岭上谁敢欺负你呀?一人身兼几职,又是村委副主任,又是林站站长,又是扁担队队长……”  王二没等侯三把话说完,不耐烦地:“侯三,别扯淡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侯三:“好好好!俺来求你再派几个人给我送送货!”  王二思摸了一下:“扁担队的人不是全被你叫去送货了吗?”  侯三:“赵石头那几个人就没去!你就开个准运证让他们也去吧!”  16、门外  石头和双林穿着印有“白雾岭扁担队”字样的秋衣从不远处气冲冲地走来。他们边走边脱着秋衣。  17、办公室内  王二:“这几个人一个都不能去!”  侯三:“这是为啥?”  王二向侯三指着自己头上的伤忿忿地道:“就是为了这!从今天起就开除赵石头出扁担队!另外,购销门市从今天关门三天!”  侯三若有所悟地:“噢!原来是为这呀!明白,明白!”说着便走出了办公室。  石头与双林冲进办公室,两人把脱下的秋衣往王二脸前一摔道:“你这个畜牲!我们不干啦!”说毕转身就走。  王二望着两人的背影,无可奈何地道:“你想干我还不叫你干呢!”  18、日侯三的购销门市  门口上贴有收购各类山货的广告。  山民们手提肩扛着核桃、板栗、猕猴桃和各类药材围挤在门口等着卖货。  侯三从屋内挤出来,站在门口向山民们解释着:“乡亲们,请大家别再等啦!因山货积压,扁担队人手又少,一时运不下山,暂停收购!大家改天再来吧!”  山民们乱哄哄地吵嚷着:“不行!我们急着用钱呢!”  侯三:“乡亲们!我也想多收点儿多挣钱!可王二主任有令,要关门三天!大家就先委屈几天吧!回吧!”说罢便闭上了门。  山民们边嚷嚷边涌到门口拍叫着门。  一老汉用拐杖敲着门:“你们太不讲理了!到镇上卖,你们不让去!到这儿来卖,你们又说运不出去!难道活活的人能叫尿憋死!”  山民们拍着门:“快开门!再不开,我们就去告你!”  此刻,王二戴着墨镜,叼着烟从不远处走来。他走到门前推开敲门的人群吆喝道:“闪开,闪开!不要拍了!把门拍坏了谁来赔?”人们静了下来,王二接着问:“刚才不是有人要告状吗?你们究竟要告谁呀?”  人群中乱纷纷地喊叫着:  “告侯三不收货!”  “告扁担队不运货!”  “告检查站不让我们下山!”  王二摆摆手道:“好了,好了!告扁担队,队长是我!告检查站,站长还是我!你们去告吧!你告我槐树不结皂角——瞎求告!”说罢扬长而去。  山民们齐声吼道:“走!咱们找老支书去!”  山凤和石头匆匆走来挡住了人群。  山凤道:“乡亲们!大家别去了!老支书和村主任秋生都去县里开扶贫会去了!眼下的山货没人收,没人运,大家又急着用钱,我和石头商量了一下,现在就成立一个扁担队,为大家争争这口气!”  人们齐声称赞道:“好!我们拥护!”  石头:“乡亲们!既然大家相信我们,我们也决不辜负大家!一定把大家的山货卖个好价钱!”  有一位大爷高声问:“那运货的工钱咋办?”  山凤:“因为眼下大家都没钱,我们扁担队只图糊口不图挣钱!一户拿一个馍好不好?”  “好!”人群中爆发出一阵狂呼。接着人们便纷纷背起山货,簇拥着山凤和石头离开了侯三的购销门市。  侯三打开购销门市部的门,望着远去的人群,无所适从地:“你看,这不是明明撑我的行吗?”  19、黎明,白雾岭村街石头门前  石头、双林和一行扁担队的小伙子们正在收拾着各自的担子。满载山货的担子沿街摆成一条长蛇阵。石头带头把担子靠在墙上,接着用搭手棍支稳,婉若丁字形,然后招呼大家道:“就这样依次往后排,我走前开路,双林留后压阵!”  小伙子们依次接着把担子排成了队。  石头检查完每副担子后,又吩咐大家道:“弟兄们!请大家再检查一下各自的绑褪和草鞋!一路上不是爬山就是沿崖,不是穿林就是跳水,安全!”  山凤在检查着每个队员的绑褪和草鞋。  送行的乡亲们围了上来。  石头妈也来了。这是一位善良慈祥的妈妈,虽已年过花甲,但身子骨却十分硬朗。她走到石头跟前嘱托着什么,又拿出一个精美的小佛象塞进石头的口袋里道:“石头,一路上心里常想着神!他会保佑你们的!”  石头激动地:“妈!”  石头向送行的人们道:“父老乡亲们!请回吧!”接着招呼扁担队员们道:“弟兄们!出发!”  英姿飒爽的扁担队沿村街出发了。  送行的人们在目送着他们。  山凤激动地高喊:“祝你们一路平安!”  20、山道。  崎岖的山道蜿蜒而上,从村子里伸向山那边。  歌声起:  高高白雾岭,山道彩云间。  肩挑民心穿云过,脚下踏平万重山。  甩开膀子大步走,万众一心破难关。  白雾岭人穷志不短,自强不息永向前。  伴随着歌声,扁担队在弯弯的山道上穿行,他们在云雾中时隐时现。  他们终于攀上了半山腰。山腰上有一片台地。台地上是一片挺拔茂密的松林。这台地是担脚人可歇脚喘气的地方。  石头个登上了这片台地,把担子靠在松树上,用搭手棍支稳,然后招呼大家道:“弟兄们!到了轩辕林,歇脚喘气匀!”  扁担队员们一个接着一个登上了台地,放稳了担子,坐下歇息着。  石头指着这一望无边的松林道:“这一千二百亩松林,可是咱们白雾岭的一块宝地呀!”  一青年感慨地:“看着是宝,运不出大山,也白了哇!”  双林满有信心地:“总有一天会变成宝的!”  又一青年道:“要是路能修到咱白雾岭,把这片松林一卖,值钱着呢!”  石头:“这可是老支书的心尖子呀!再穷,他恐怕也不会卖这片松林的!”  一青年不解地:“那他总不能把这片林子当看相吧?”  石头:“那就不一定了!”  双林:“你们别抬杠啦!还是快赶路吧!”  石头:“好!准备启程!前边就是虎头崖,那可是咱白雾岭险的路!大家一定要精神点儿!”  21、虎头崖  虎头崖山峰参天,悬崖峭壁,怪石嶙峋,山腰间一条栈道绕崖而过,崖上云雾缭绕,崖下是万丈深涧,使人望而生畏,不寒而栗。   共 101415 字 21 页 首页1234...21下一页尾页

什么是睾丸扭转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好
女性羊角风有遗传的几率吗

上一篇:田园乡村2

下一篇:醉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