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心灵欲望之城续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57:17 编辑:笔名

有时候活着往往比死了更艰难,上回说到小颖在神州城背上几千万高利贷,在整个城市金融大萧条的背景下,资金链断裂意味着新的雪上加霜的开始,整个城市弥漫着死亡的气息。那些放出几千万几个亿的大老板惴惴不安,而以往一环套一环放贷给老板们的基层的普通老百姓一下傻了眼,许多人就靠这二分五的利息养活一家人,许多村里征地的农民,把政府补助的资金全部放在集资放款这个篮子里,就等着高利贷成百成千的下鸡仔,房价从前两年的每平米一万几千元,瞬间掉落到三千元,都没人问津,往年红红火火的售楼部,门可罗雀,饭店,酒楼茶吧,汽车经销处都是冷冷清清。热闹的不夜城进入了寒冬,城市依然美丽,很多人却找不到自己的家,神州人的生活的意义似乎只剩要帐,岳父欠小舅子的三百万,他姑父又欠他岳父的五百万,一个庞大迷宫里一环套一环,家家放贷,家家受牵连,只有那盖了半撇子的烂尾楼,未开工的煤矿,零零星星的散在实业嘲笑着神州人因为要帐而衍生出的荒唐事。  一个身家几亿的老板被讨债的围的无可奈何,干脆主动和警察自首,看见要债的逼得紧,监狱号子里蹲几天,先避过风头再说,原来开二百万的汽车早被人顶帐,如果把自己资债相抵的这样的户子,在神州城就算不错了,许多前几年风风光光的老板,如今却似那落汤鸡,过街鼠般,就怕听到手机响,就怕债务人家里出现什么变故,好话说尽,一哭二闹三上吊,有的人打起了老赖那一套,生生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来。反正我欠几千万,虱子多了不咬人,债务多了不心疼,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这可苦了那一个个可怜哈哈的下家,许多人的集资款是积攒多年的血汗钱,养老钱,还有心眼活的利用手中的房本或工资折子抵押从银行一分五贷出来,二分五放出去,这边本利皆无,那边银行的利息驴打滚还在不停生出利息来,因为牵涉金额比较大,短时间难以筹措这些资金,许多人的日子被逼上了绝境,姊妹兄弟父母反目的不少,大正月安静的小城里,喝上几两小酒,火药味十足,就似那催化剂,引爆后乌烟瘴气,打成一锅粥的也不少见。  小颖三叔的儿子强子给小颖放了四十万的高利贷,这些钱是强子给别人当拉煤车司机这几年舍不得吃舍不得喝,一分一厘从牙缝中节省下来的,其中还有父母给新媳妇的压房钱,当地人有个乡俗,没过门的媳妇子都要婚房,如果折算成钱也行,等选好住址,小两口自己处置这笔钱。  那二年高利贷正火热,强子眼瞅着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叔伯姐姐小颖的日子如同坐了火箭般,芝麻开花节节高,眼瞅着从一穷二白住上了洋房,开上百十来万的汽车,一家人合计了一下,四十万就算按二分放出去,每个月纯收入八千元。这一算吓家人一跳,强子累死累活没明没黑给人跑大车,一个月抛掉吃喝也只剩三千五百元,这抵的两个人挣工资,还上那班作甚劳什子,强子一家还算本分,生活几乎没怎么改变,只是每个月多出来的利息源源不断继续放到小颖的手里吃利息。  2013年年底神州城陷入金融危机的漩涡,而这里经济状况更是坐了过山车般,一下子跌到了谷底,强子刚开始担心这笔钱的安全,很快小颖的话打消了他的顾虑,姐姐就是欠下谁也不会欠下咱个人家的,放心吧,你那点钱,到时候给你不行抵套门面房,这样划算吧,强子鸡啄米似的点头,想想也是。在这个地界,小颖门面房少说也有十几套,就是圈里养的那条大藏獒少说也有一百多万,欠下谁的也不能欠下兄弟的,强子放心了不少,任城里硝烟弥漫,毕竟暂时还不用这笔钱,只是原来三月结算的利息五个月也没影,偶尔他打电话问一下。  天有不测风云,强子在一次拉煤途中,与一辆迎面而来的大货车相撞,当时就翻在路基下不省人事,后来是消防车带的切割设备才把他抢救出来,节骨眼上,救命成了要紧的事情,幸亏抢救及时,肋骨齐刷刷的压断,只是需要安一个支架,而巨额的手术费用愁坏了这家人,只能给小颖打电话,可她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手机不开机,去家又没人,强子的父母好不容易找到小颖,此刻她正接受一笔集资案子的调查,呆在看守所里,刚刚放出来。强子父母老泪纵横,开口了,“小颖,你看看你弟弟现在还呆在医院里,人家大夫说了这个手术做下来需要三十万,闺女啊,原本在这个为难的时刻,伯伯也是没办法,你就想想办法,俺家就这一根独苗,救救他吧,”上回说到小颖是个有良心的女子,有勇气承担一切,可事情发展大大出乎她的意料,墙倒众人推,放贷给她的那些下家,听闻风声都吵吵着要钱,她卖掉本市的好几套房产,门面房都被一些大户早早抵了去,就是屁股下那个一百多万的雷克萨斯也被债主收了去。  两口子租的个小房子,代步工具收拾了一辆别人开过的小奥拓,就这样还有着一千万的缺口,听到家里的伯伯这样求自己,她泪如雨下,“我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抖抖嗖嗖从衣柜里翻出一个铁皮盒子,看看家里只有这些钱,老两口瞟了一眼,五十块的纸币只有四五张,看到他们年纪轻轻早生的花发,他们叹了一口气,抹了把泪默默起身,这还说什么呢,以往侄女的日子只有救济他们的份,如今看这架势这家人恨不能等着有人捞他们出水火了,神州城如今类似这样陷入泥窝的人多了去了,用此地人讲话就是姑舅不姑舅,亲人似水火,有良心的还麻利的周转着,稍差强人意的,干脆摆出一副老赖的架势,爱咋咋地。  家家户户都如热锅上的蚂蚁,被这几大毛烤的眉毛胡子都焦了,过去你要说谁开个百八十万的车那不叫稀罕,如今还维持这样的户子那才叫牛逼,而张三李四王麻子过去的百万千万富豪,看看如今谁在那里开了个小卖店,或是谁在那里开了个洗车行,做着一些不起眼的小买卖,你可不必惊诧,他们甚至还不如原来普通户子,家里着急都拿不出生活费来。小颖愧对这些周围的人,而过去团团围着她转的好朋友兄弟姐妹霎那间都与她翻了脸,富在深山有远亲,人贫闹市无人问,而心里巨大的落差常常让她回不过味来,她有时候想不明白,如今的人究竟是怎么了,落井下石着有之,恶意中伤也不乏见,而从前亲密的家人除了要钱再不会有人关心她的死活,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说这强子吧,如果不是节骨眼上出了这档子事,他也不会张这个口,向小颖要钱碰了一鼻子灰,老父亲实在没辙,如今神州城一下子拿出二三十万的户子莫不说没有,就是有,在这样的非常时期,人与人信任接近崩溃的时期,谁也不会抱着自己家的柴火去解别人家的燃眉之急,无可奈何,强子爸只得把在乡下几亩薄田以非常便宜的价格卖给了一个外地人,这才得以挽救强子的生命。  飞鸟依然在城市空中盘旋,以往奢靡无度的城市留下一座座辉煌的建筑,城市宛若内地的小巴黎,蜿蜒的大河,环绕着城市,静静的看着这座城市的荣辱起伏,以往不可一世的小城人如今渐渐变得脚踏实地,饭店宾馆陷入前所未有的萧条,许多人选择自己在家做饭吃,就是以往清洁工对于他们来说不起眼的工作,你不必担心没有人来做,一度这座辉煌的城市吸引了许多慕名而来的外地人,他们聚集在城市的角落里,渴望在这座城市能找到他们的金矿,挖到桶金,如今城市的经济停滞不前,到处都是停工建了一半的楼房,矿山,煤场,整座城市好似刚刚经历过地震海啸,前所未有的疲软,许多外地人找不到工作不得已卷起铺盖只能回到家乡。  成千上百的资金都转换成了钢筋水泥矗立在那里,不能吃不能喝,也不能换现钱,只留下一大帮人拆东墙补西墙填补这块亏空,神州城的曾经放贷的利息一度高于二分五,甚而达到一毛多,经济学有个规律,一般行业的利润率在20--30%之间,就是前些年房地产火爆的时候,和煤矿等暴利行业能达到50%,而集资的利息却高达27%,试想一下如果用这样高的利息的资金去发展实业,有几家能赚钱。巨大的泡沫经济吞噬了许多人的理智,好大喜功,有些项目有条件上,没有条件举债也要上,融资的简便,许多胆大的商人产业遍地开花,恨不能把触角伸到夏威夷,扬眉吐气,被烫手的热钱冲昏了头脑,自认为拿到手就是自己的钞票,购置豪车,购置豪宅,花钱大手大脚奢靡无度,许多人的血汗钱就这样被打了水漂。不考虑供求关系,一个十万人的小城市,凭空多盖出五倍的房源来,人们形象的把这样的建筑称为鬼城,设施齐全就是没有人居住,而国民的财富却被套牢在这里,消耗在这里,留下一副千疮百孔的烂摊子。  小颖被头顶的这一千万压得实在有些喘不过气来,只能自己给自己宽心,相比那些几千万几个亿的老板,她只能算个小巫,何况她大部分拿得都是自己亲戚的款,亲不亲也胜外人,她的紧箍咒还相比其他人略松一些,许多人选择了跑路,或自我了断的方式来逃避债务,为了避免有些大老板逃跑,警方跟据欠款金额的大小,一些特定人群被警方秘密监控,所以就出现了前篇所说的如果债催的紧,主动躲到监狱里避难的说法,而环环相扣的债务关系,让曾经淳朴善良的神州人一下子迷失了本性,信任碎了一地,亲兄弟,父子也因为钱,关系变得剑拔弩张,焦虑抑郁,得过且过,苦不堪言缠绕着许多人的生活,扯不断理还乱,整个城市被这层大网绑了个结结实实,一只小鸟都飞不出去,人们就在这样绝望失落中过着每一天。  欲望之城变作一座人际的死城,烂泥沼里苦苦挣扎着,人们盼望太阳升起的那一天,照遍小城的每个角落,惠泽那一颗颗被尘霾淹没的心,期盼着曾经的富足,安详重回身边,贪婪已去,希望不远。    【后记,文中的经济数据不是专业经济师,参考文献,有差距读者只能谅解,眼瞅着金融危机吞噬着一个个家庭,这是一场人性的考验,被他们的烦恼所触动,有些许虚构,相信更多人都能对号入座,其中滋味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吧】 共 376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为什么性兴奋会呈现睾丸胀痛
黑龙江专科医院治男科
云南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上一篇:童年的学校

下一篇:青葱的岁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