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波士顿惊魂12小时中国选手的马拉松噩梦

2019-02-22 03:15:21

波士顿惊魂12小时 中国选手的马拉松噩梦

老板、学生、这次是……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因为一场恐怖袭击,多了又一重身份。

美国东部时间15日下午2:49,身在美国波士顿马拉松现场的王石发了一条微博,并配上了照片:“万科广州地产陈蔚文冲刺前相逢家人瞬间……”

几乎就在同时,终点赛道附近传来两声巨响。“比赛终止,疏散……爆炸威力不是很大,怀疑恐怖所为……”下午3:12,王石的一条微博回顾了当时的情况。

连环爆炸案发生的时间大概是在下午2:50,至少造成3人死亡、140余人受伤。

波士顿警方日前证实,除了比赛终点线附近发生的两起爆炸外,波士顿肯尼迪图书馆当日还发生了纵火事件,目前还不清楚爆炸发生的原因,但联邦调查局(FBI)已经将事件定性为恐怖袭击。

截至发稿时,此次连环爆炸案已造成一名毕业于武汉大学,现就读于波士顿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周丹龄受伤。《财经》从周丹龄的中国留学生朋友处获悉,该学生此次与他人结伴去看马拉松比赛,在经过手术后终于醒来。而另一名原本被报道失踪的中国留学生吕令子已经找到。

爆炸前的6小时

大波士顿地区本来就是美国重要的大都会地区之一,也包括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波士顿大学等名校,人口相当稠密,包括大量华人。与此同时,还有众多中国留学生慕名前来学习。

本报查询赛事官发现,含港台在内,共有88名中国人参赛,其中包括万科波马乐跑团的16名成员。

这16名队员由9名万科员工、2名万科业主和5名合作伙伴组成。在拥有117年历史的波士顿马拉松赛赞助商名册里,万科是中国企业赞助商。

万科内部有一些各种体育运动相关社团,乐跑团队只是其中之一。鉴于波士顿马拉松赛在业内的崇高地位,乐跑团队对其期盼已久,结合这次身为赞助商的有利地位,得以首次参赛。

两天前的13日,万科乐跑团的队员在雨夹雪中到达波士顿;14日,队员们领完比赛用品,逛了马拉松展览会,还一起参加了哈佛中国论坛,王石在论坛中做了演讲。同时参加论坛的还有俏江南集团董事长张兰,她成为在场的万科员工们簇拥的对象。

一切都看似那么正常。15日时,波士顿俨然已成“全球乐跑者之都”。“气温适宜、天气晴好、观众热情、志愿者到位,具备了出好成绩的一切条件。”参赛者乐乐在自己的博客里如此描述。

上午9:00,也就是爆炸发生前的约6小时,已有看客在现场出现。半小时后,马拉松赛正式拉开帷幕,率先开跑的是女子精英组。而从上午10:00开始,男子精英组和三组普通组选手先后起跑。

在自己所在组的比赛开始前,万科福州公司的肖敏兴奋地拍了一张照片,贴在自己的微博里。身材精瘦的他穿着一件黄色的赛服,胸前挂一个小型摄像机,他笑称要录完全程。这是他参加的第14个马拉松比赛。

下午1:07,也就是所在组开跑3小时07分01秒后,万科业主魏志刚成为万科乐跑队中个冲过终点的队员。肖敏则成为个到达终点的万科员工,成绩是3小时40分。两百米,他身披万科司旗跑向终点。

“波马第三波,万科队个冲刺终点的是万科福州公司肖敏……”老板王石在下午2:36发了这条微博。

随后,王石的微博直播道,万科总部员工王文金、上海中城投资衷存皇同时冲过终点,万科广州地产陈蔚文也在人群的欢呼声中冲过终点……

但几乎就在王石发出有关陈蔚文的微博的同时,爆炸的声响让他停止了直播。

“没有火光,也没有燃烧,直接反应是一个事故,大约15秒,左侧观众位置又响了一声,腾起的白烟更多,这时候警铃声响起,观众就开始骚动。当时的场面并非很恐怖,白烟就像放礼炮一样。”王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更多人是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有经验的人,让大家趴下。”

就读于波士顿东北大学的黄雨薇告诉本报,事件发生的地点是波士顿在周末假日时人口集中的购物中心。她说:“只要天气不错,波士顿的人都喜欢去那条购物街。”

爆炸后的6小时

在波士顿大学读学的刘宽早在15日上午就来到马拉松现场,站在终点处等待她的拍摄对象,开始进行她个独立完成的纪录短片。

下午2:48,她的拍摄对象冲过了终点。由于人很挤,她犹豫了一下,终还是跟了过去。刚一走开,爆炸就在她本来待的地方发生了,而她所有的随身物品都还留在现场。

当她想回去看的时候,拥挤的人群把她往前推。“烟雾在我身后缭绕,我好怕下一枚炸弹落在我头上。我回头看的时候,人群推着我往前走,一个女人骂我:跑跑跑!你在看什么!你在找什么!”刘宽在她的微博上如此记录道。

下午3:00左右,距离马拉松终点处发生两起爆炸刚过十多分钟,原本打算和朋友去看马拉松的黄雨薇却因前天看电影太晚起不了床而刚刚抵达波士顿购物中心,也就是爆炸现场附近。而那时,大部分的选手已经跑完了全程。

黄雨薇没敢走进爆炸的街区去看。看到街上行人的恐慌表情,以及频繁穿梭在街巷的救护车和警车,还有正在自发疏散人群的市民,黄雨薇的心情有些激动。

“当时我们还不知道是恐怖袭击,就坐在爆炸发生地附近的餐馆吃饭,一边吃一边看媒体的报道更新。”她说。

下午3点多,一名在哈佛大学公共健康学院工作的人得到通知——所有员工都可以回家了。他告诉本报,当时当地的医院已经处于一级防范状态,所有的探访者都必须在当天下午4点左右全部离开,只有医院工作人员可以出入。而爆炸现场附近的伯克利音乐学院也迅速宣布停课。

与此同时,在各处发现疑似炸弹的谣言正在人群中传播。下午4点,吃完饭的黄雨薇变得不敢再坐地铁或去任何公共场所;5点左右,她坐着朋友的车直接回到了家。“连公交车都不敢坐,学校图书馆也不敢待,就乖乖待在家吧。”她说。

当晚6点左右,一名住在爆炸现场附近的同学只能暂住在黄雨薇的家中,因为那片区域的公寓已被查封。“封锁爆炸现场附近的公寓是怕犯罪分子藏在其中。”黄雨薇说。直到很晚,他们才可以凭借居住证明进入自己的家中。

距离爆炸时间6个多小时后,也就是大约晚上9点,黄雨薇看到其学校的官方微博上传出一条消息,说学校找到两个未明来源的包裹,疑似炸弹。但当时并未确认是否真是炸弹。她所在的东北大学因为距离现场较远,目前并无停课通知。(张焕对本文亦有贡献)万科内部有一些各种体育运动相关社团,乐跑团队只是其中之一。鉴于波士顿马拉松赛在业内的崇高地位,乐跑团队对其期盼已久,结合这次身为赞助商的有利地位,得以首次参赛。

两天前的13日,万科乐跑团的队员在雨夹雪中到达波士顿;14日,队员们领完比赛用品,逛了马拉松展览会,还一起参加了哈佛中国论坛,王石在论坛中做了演讲。同时参加论坛的还有俏江南集团董事长张兰,她成为在场的万科员工们簇拥的对象。

一切都看似那么正常。15日时,波士顿俨然已成“全球乐跑者之都”。“气温适宜、天气晴好、观众热情、志愿者到位,具备了出好成绩的一切条件。”参赛者乐乐在自己的博客里如此描述。

上午9:00,也就是爆炸发生前的约6小时,已有看客在现场出现。半小时后,马拉松赛正式拉开帷幕,率先开跑的是女子精英组。而从上午10:00开始,男子精英组和三组普通组选手先后起跑。

在自己所在组的比赛开始前,万科福州公司的肖敏兴奋地拍了一张照片,贴在自己的微博里。身材精瘦的他穿着一件黄色的赛服,胸前挂一个小型摄像机,他笑称要录完全程。这是他参加的第14个马拉松比赛。

下午1:07,也就是所在组开跑3小时07分01秒后,万科业主魏志刚成为万科乐跑队中个冲过终点的队员。肖敏则成为个到达终点的万科员工,成绩是3小时40分。两百米,他身披万科司旗跑向终点。

“波马第三波,万科队个冲刺终点的是万科福州公司肖敏……”老板王石在下午2:36发了这条微博。

随后,王石的微博直播道,万科总部员工王文金、上海中城投资衷存皇同时冲过终点,万科广州地产陈蔚文也在人群的欢呼声中冲过终点……

但几乎就在王石发出有关陈蔚文的微博的同时,爆炸的声响让他停止了直播。

“没有火光,也没有燃烧,直接反应是一个事故,大约15秒,左侧观众位置又响了一声,腾起的白烟更多,这时候警铃声响起,观众就开始骚动。当时的场面并非很恐怖,白烟就像放礼炮一样。”王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更多人是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有经验的人,让大家趴下。”

就读于波士顿东北大学的黄雨薇告诉本报,事件发生的地点是波士顿在周末假日时人口集中的购物中心。她说:“只要天气不错,波士顿的人都喜欢去那条购物街。”

爆炸后的6小时

在波士顿大学读学的刘宽早在15日上午就来到马拉松现场,站在终点处等待她的拍摄对象,开始进行她个独立完成的纪录短片。

下午2:48,她的拍摄对象冲过了终点。由于人很挤,她犹豫了一下,终还是跟了过去。刚一走开,爆炸就在她本来待的地方发生了,而她所有的随身物品都还留在现场。

当她想回去看的时候,拥挤的人群把她往前推。“烟雾在我身后缭绕,我好怕下一枚炸弹落在我头上。我回头看的时候,人群推着我往前走,一个女人骂我:跑跑跑!你在看什么!你在找什么!”刘宽在她的微博上如此记录道。

下午3:00左右,距离马拉松终点处发生两起爆炸刚过十多分钟,原本打算和朋友去看马拉松的黄雨薇却因前天看电影太晚起不了床而刚刚抵达波士顿购物中心,也就是爆炸现场附近。而那时,大部分的选手已经跑完了全程。

黄雨薇没敢走进爆炸的街区去看。看到街上行人的恐慌表情,以及频繁穿梭在街巷的救护车和警车,还有正在自发疏散人群的市民,黄雨薇的心情有些激动。

“当时我们还不知道是恐怖袭击,就坐在爆炸发生地附近的餐馆吃饭,一边吃一边看媒体的报道更新。”她说。

下午3点多,一名在哈佛大学公共健康学院工作的人得到通知——所有员工都可以回家了。他告诉本报,当时当地的医院已经处于一级防范状态,所有的探访者都必须在当天下午4点左右全部离开,只有医院工作人员可以出入。而爆炸现场附近的伯克利音乐学院也迅速宣布停课。

与此同时,在各处发现疑似炸弹的谣言正在人群中传播。下午4点,吃完饭的黄雨薇变得不敢再坐地铁或去任何公共场所;5点左右,她坐着朋友的车直接回到了家。“连公交车都不敢坐,学校图书馆也不敢待,就乖乖待在家吧。”她说。

当晚6点左右,一名住在爆炸现场附近的同学只能暂住在黄雨薇的家中,因为那片区域的公寓已被查封。“封锁爆炸现场附近的公寓是怕犯罪分子藏在其中。”黄雨薇说。直到很晚,他们才可以凭借居住证明进入自己的家中。

距离爆炸时间6个多小时后,也就是大约晚上9点,黄雨薇看到其学校的官方微博上传出一条消息,说学校找到两个未明来源的包裹,疑似炸弹。但当时并未确认是否真是炸弹。她所在的东北大学因为距离现场较远,目前并无停课通知。(张焕对本文亦有贡献)

高烧后手脚发热
周航第二ofo戴威迎来严峻挑战
赛麟老司机助力大学生方程式大赛一代传奇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